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欢迎来到中关村  

2007-04-28 23:20:2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关村是个神奇的地方。
这里一年四季都在施工,地下地上,街道边,楼群里,大大小小的工地无所不在,就在你下楼穿过一条街道,去7-11买一只雪糕的必经之路上,那些从错综复杂的楼群和立交桥中间循环往复的风把工地上的沙尘吹得到处都是,吹得你和雪糕一样地灰头土脸。中关村的风确实厉害,高楼的缝隙间多风,这是伯努立的流体方程所决定的,然而我始终有一个幻觉,觉得是这里过于复杂的地形让流动的空气也孕育出生命发展出智慧,就好像在高连通度的线路板里流动的电子束可能制造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奇观一样。
除此以外这里还有很多车很多人,匆匆地嘈杂地流动往返。IT民工们一年四季都是西装衬衣领带,背着沉重的黑色电脑包;穿各色制服的年轻姑娘们,在短裙下露出罩着厚丝袜的小腿,擦肩而过的时候从他们身上飘来各种各样分辨不出名目的香水味。除此以外就是大量真正的民工,在正午的骄阳下或者夕阳的余晖中成群结队地穿过街道,扛着他们自己的生产工具,手里提着安全帽,安全帽里是盛满饭菜的搪瓷饭盆。
就在昨天下午,我从北大南门出发去海龙,经过南门外小街旁边密密麻麻的小馆子,经过那些镶嵌在墙壁上挂着招牌的简陋窗口和散放在窗口下的塑料桌椅;接着我来到一个巨大的路口,路边的人群包围中有两个黧黑肤色赤裸上身的少年在卖艺,一个用很粗的钢丝缠住自己的脖子,另一个原地单手翻了十几个跟头,旁边围观的有正要过马路的行人,举着小旗指挥交通的老大爷,有抱着小孩卖光盘和办证的妇女,有几个推着小车卖菠萝或者煎饼的小贩,甚至有两个疑似城管队员的男人腆着肚子慢悠悠地在一旁逡巡,场面疯狂而又混乱。我在这个路口等了好几分钟,终于随着人流走上天桥,沿着桥边是一溜卖电脑布手机套藏饰魔豆巴西龟的,回收墨盒旧机箱设计签名的,许多人匆匆往前走,又有许多人停下脚步四处看。走过这座天桥,迎面是三辆架满红砖的骡车在路口歪歪斜斜地转弯,赶车的老把式并不着急,骡子们也不着急,只有被挡住去路的汽车拼命按着喇叭。
这个时候我就想,如果手里正好有一架摄影机该有多好,只要有一架摄影机,我就可以捕捉记录这所有的一切。
还有之前的某个下午,我从中关村家乐福里出来,先听到人群中传来歌声,绕过一个很大的弯后,才透过各自行走的重重人群,透过路边烤肉摊子上的浓烟,透过那些刚刚冒出新绿的纤细的银杏树中间,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拿着麦克风站在空地中间唱歌,中间只有一次停下来咳嗽了几声。我心里无端难过,只是强烈地想要用一个移动的长镜头把这一切都拍下来,把那个男人,以及周围的一切之间微妙而又真实得令人心痛的联系都记录下来,拿去呈现在更多人面前。

我的一位学长曾在书里描述过他曾经记忆中的一些景象,北大南门的川菜馆子,还有附近的松入风书店,到我入学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了,而我们当年常去吃饭和淘书的那条海图旁边的步行街,现在也被笼罩在工地的脚手架之下。南门的照相馆废墟拖了两三年,终于变成了绿地,以至于我居然想不起它之前还在的样子。
记得04年春天,似乎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从学校出发,去寻找传说中刚开场不久的中关村家乐福。整个下午无数次迷路,在天桥街道和正在大兴土木的工地之间转了各种复杂的圈圈,那时候整个中关村广场上什么都没有,只是工地,以及穿过工地之间的刺目的阳光。后来我在鼎好地下一层的一家卖礼品的小店旁边坐着休息,跟店主聊天才知道那个家乐福根本没有修建好,有趣的是店主居然也是我的学长,北大地质系某一届毕业的,柜台里还有他一个珠宝鉴定师的执照。我当时开心地跟他说以后发动同学都来买他的东西,他只是笑笑,后来再没有机会见到。
06年的春天,天气还冷,我跟两个同学跑了一下午,为即将去兼职的公司在中关村广场一带找一间办公室。那时候才发现那片陌生而又熟悉的土地上早已是高楼林立。许多写字楼都是刚开盘不久,大多寂静无声,有的还在装修。后来办公室找好了,家具与装修也都看过,四月份新的办公室彻底搞定,我却没有跟着他们两个去上班,只是偶尔去蹭书喝茶领稿费之类。前几天办公室搬了,才发现居然已经过去一年,想来还是很喜欢那座颇有艺术气息的写字楼。
我曾经在中关村混了四年,现在转战东边的郊区,这一带来得少,反而每次都感到巨大的变化。一些熟悉的店好像转眼间就消失不见,神奇得仿佛连有关的一切记忆都变成虚构的,而新的地方又在产生新的回忆,唯一不变的就是我在这里依然会迷路。现在偶尔经过那些留下故事的地方,都会有一点淡淡的触动,去年夏天毕业的时候,或者更早之前,和某些人们在一起,说过某些不着调的话。品诺啊,胡老大的涮肉啊,黄记煌啊,7-11啊,Papa-Jones啊,酷热音乐厨房啊,苏来山啊,中图下面的几排椅子啊,17-miles啊,第三极啊,某个吃面的小店啊,南门的新疆馆子啊,很多很多……
在这样一片土地上,不变的东西大概很少很少吧。

P.S:昨天下午走到海龙附近,透过楼群的缝隙看到空旷的街道上,某个卖菠萝的老大爷推着一辆车,削了皮切开的菠萝块被插上竹签子,像卖冰糖葫芦那样插满了一个棉包,金黄色,大大地展开,像半个圆形的花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那时候我又在后悔自己没有摄像机在手边了。

P.S.P.S:坐车回去的路上,我看了一份新京报,居然正好有几大版的专题,讲中关村从一片农田保卫的小镇发展至今的蜕变。公车在拥挤的大街上走走停停,窗外灯光闪烁,我就着昏黄的车灯,很认真地低头把那些文章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完了。摇摇晃晃中我就这样离开了中关村,过去和未来的,许多人的共同回忆。

 

 

加几张图:

欢迎来到中关村 - 夏笳 - 夏天的茄子园

 

 

欢迎来到中关村 - 夏笳 - 夏天的茄子园


欢迎来到中关村 - 夏笳 - 夏天的茄子园


 

最后,新京报26日的专题:

http://news.thebeijingnews.com/newslist.htm?id=718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