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象牙塔  

2007-04-11 00:56:0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今天开始,勇敢地开始整理侯军老师上课讲义。同宿舍姑娘看见我对着笔记上寥寥几行字做冥想状,并且嘴角依稀浮现出花痴的笑容,一致认为我已进入大叔控状态不可自拔。
好吧,起码愿意这样讲课的大叔,还是多多益善。

首先,关于学校,以及我们可以在学校中得到的东西:

“无论什么学校,它的首要任务就是保障它供应自由时间的特权。schola,来源于拉丁文,词义是‘freetime’使人可以利用这自由时间更深入了解自己和这世界。”
这段话来自某个传说中与特蕾莎修女齐名的名叫卢云的诗人。

自由时间,自由心灵,的确是最可宝贵的东西。在学校里,最重大的意义在于拥有自我选择和自我保护的权利,维持这种心灵的自由,使它不至于沦为另一种竞争和敌对的形式。

似乎理想主义了一些,然而确乎如此,在学院中你用某些东西充实自己的心灵,你去探求被掩盖在生活现象后的本质和联系,这些探求和思考或许令人痛苦,令人不安,而你在这过程中却逐渐学会那些有目的,有方法的不安过程,你观看电影,阅读书籍,并逐渐习惯于那些作品带给你的或清晰或迷蒙的印象,最终你接受了那些不安和迷惘,并且知道它们的原因和意义——它们令你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理解周围各种复杂交错的现象,最终明白那些现象背后隐藏的规律和现象,或许并不是人类用自己的方式可以去完全认知的。
巴赞说,电影是生活的渐近线。其实一切艺术与哲学的思考都是如此。
在这些过程中,人逐渐安静下来,不再易于偏激和执著,或许偏激往往是深刻的,但是深刻的同时往往也就代表着狭隘。

关于现象学本体论,无论怎样说来都会显得枯燥,因此我决定把剩下几个话题留到以后再说。

现在晚安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