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顺便,黄金甲的影评  

2007-04-06 02:08:05|  分类: 影音声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前因为要登杂志所以撤了,一起放上,同样是未删节版的
今后要努力多写影评啊!
 

黄金甲:有中国特色人力朋克狂想

 

以我个人逻辑看来,世界上许多事物往往都是以各种古怪的方式相互联系的,比如我最早一次以纯爱好者的身份参加一个电影版版聚,就厚着脸皮宣扬电影是与科幻密不可分的,并举了电影史上众多著名八卦来作为例子;后来参加研究生面试的时候,又当着一屋子搞电影的大牛振振有词地说,电影本身就是关于时间的艺术,跟时间有关就是科幻。直到不久前跟着一帮同学们集体观摩了《满城尽带黄金甲》,我走出影院便回头激动地高呼:“这可是科幻大片啊!”同学做不解状,说你上次硬说《无极》是奇幻我们就忍了,这黄金甲里花花绿绿的尽是男男女女打打杀杀,咋就没看出哪里科幻了捏。我神秘地微微一笑,压低声音谨慎地说:“你听说过‘人力朋克’没有?”

 

对于科幻迷朋友来说,关于“人力朋克”的概念倒也不见得特别陌生,西方科幻有塞伯朋克(cyberpunk)这一潮流,从著名的《神经浪游者》到科幻电影经典《黑客帝国》(Matrix),用虚拟世界中的庞大混乱与无规则来表现后工业社会发展对整个秩序与理念世界的解构;2005年大友克洋的《蒸汽男孩》(Steam boy)带来了新一波有关蒸汽朋克的宏大表述,同样是一种属于大工业时代的想象力在这个逐渐分崩离析的社会现实下盛开出的铁锈色花朵;拉拉的《周天》系列(登载于第二期《幻想1+1》上),描述了一个用仙术驱动的上古机械世界(在我看来很像藤崎龙的《封神演义》),也被尊上“仙力朋克”的标题。那么从这些东西中,我们多少可以看到某些共同点:巨大的城市和机械,掩盖在混乱无序下某种虚拟出的规则运行并驱动事件发展,这是纯粹用想象力和理念建构出的世界,华丽的,阴郁的想象力。

 

而关于“人力朋克”,目前似乎还没有成形的作品,最好的注解大概来源于刘慈欣的《三体》中,关于人力计算机的狂野想象:几人为一组,按照最简单的逻辑组成一个个基本电路元件,再用不同的方式组装为加法器、寄存器、堆栈存贮器,内存,硬盘,显示系统等等,三千万人组成的庞大计算机队列,便可以计算三体运转这样复杂的问题。长铗的《洪荒孑遗》也有一个类似构思:来自外太空的智慧生物对地球上原始的人类进行改造,通过简单的指令来控制他们的行为,从而令他们像蚁群一样有序地建造起庞大的建筑。同样是华丽而阴郁的想象,然而主题是人类自身,把人类还原到最简单的道具级别去搭建新的庞大体系,在震撼之余也就多了一分解构与黑色幽默。

 

那么在黄金甲这部片子中,我们又看到了什么呢。导演颇为大手笔地向我们展示了一场奢华的视听盛宴,这是观众和影评人们必然会提起的,然而比起之前的《英雄》、《十面埋伏》、《无极》、《夜宴》等等,黄金甲在奢华之下又别有一种不同寻常的运转模式,仿佛镶金嵌玉的古董钟表内无数严丝合缝的发条齿轮默默运转,将时间线有序而精确地向前推进。

从影片开头我们便看到几百宫女随着更鼓声起床洗漱的场面,其程序化与熟练程度远胜于军训时的女生宿舍。张艺谋从来是有虚构民俗的偏好的,他迷恋那些仪式化的场面,并擅于把这些想象中无比精细复杂的程序用视听方式细致入微地呈现出来,但在这部片子中,此种迷恋显然在规模和精细程度上都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大到几万人在狭小的广场上按照不同的口号对战,小到皇后梳妆时那一套套琳琅满目的黄金配饰,当然还有定时定点精确无比的打更队伍,药房里仿佛流水线一般井然有序的劳作过程,重阳节晚宴上一套套礼仪和最后宏大的焰火晚会,那些仿佛生活在天花板夹层里无所不在的黑衣刺客,甚至那些争议颇多一律被挤压变形的胸部。导演其实早已通过剧中人物之口说出了他真正下苦功夫所要展现的那一套东西:规矩。一切都由所谓规矩支配运转,指挥人们日常生活中每一处大大小小的事务所应该遵循的方式,或明或暗,而这一切都是通过皇宫这个巨大幽闭的空间来展现的。或许一些观众会发觉,整部片子很少去表现皇宫外部的事件,甚至很少考虑镜头外部的合理性,譬如那些黄金战士们怎么就会突然出现在宫里,戴着菊花又究竟有何意义,其实这一切并不重要,就如同京剧舞台上的高度虚拟性和假定性,你大可以把它看作一场盛大的仪式,我们所需要看到的,只是导演如何调度安排这一切,以及那些繁复华美的规则所带来的阴暗美感。

实际上,这同样是理念构建出的世界,却也是有根可循的理念。虽然伪托历史宫廷,然而在五代十国,乃至在新中国成立前的任何一个时代,我们都绝对无法看到如此高度秩序化的场面。正如资深影评人们喜欢在文章中引述的一句话:“重要的不是话语讲述的时代,而是讲述话语的时代。”电影的故事线和人物关系虽然是《雷雨》的,但其运行方式却绝对是张艺谋的,最终造成人物悲剧命运以及观众痛苦体验的一整套运行模式,既不是属于封建王权的,也不是万恶的旧社会的,而恰恰是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投射在每个人内心深处梦魇一般的意象:华丽,精致,就仿佛那黄金的铠甲般坚不可摧,深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无可逃避也无处反抗。

如果需要用一句话来总结,那么我们可以贸然地说,黄金甲展现的是某种后工业时代狂想在皇城梦幻中的投射,是通过虚拟的情景而表达了在这个分崩离析的混乱时代,人类的异化与浮躁状态。不管导演是否有意为之,在几百万人一窝蜂地涌进电影院看完这部片子后,相信这样一种意念已经深深地刻在无数人心中,刻在这样人们的集体意识之上。我们感受到的,是令人惊叹的庞大人群在规则支配之下制造了种种奇观,最终纷纷倒下死亡的过程。集体战争,集体舞蹈,集体死亡,其实不过是我们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早已司空见惯的东西。我们无一例外地在十几亿人群中被抹杀了个人存在的意义,我们充其量也只能做人力计算机中一个只能判断01状态的元件,做大片倒下的黄金战士中某个模糊不清的面孔。而张艺谋,我想他只是花了很大一笔钱,用他擅长的人力朋克把心中深埋的焦虑表现出来,并调成一杯浓厚无比的毒药,逼着大家纷纷喝下去而已。

看过黄金甲之后,你也许会被这部影片恶心到并在网络上发出愤怒的咆哮,但是你也不妨同时想一想这一切的原因究竟是为什么,也许不仅仅是因为那些暴突的胸部。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