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逆旅:大梦一场,向死而生  

2009-09-21 23:4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胤祥老师写的《逆旅》的评,

原文在这里:http://www.douban.com/review/2368617/

胤祥老师与我太熟,我们又共同分享某些理论与阅读经历,

他老人家写的评,反而不知道说什么,

路人自行围观吧

 

——————————————————

 

 

 

2009-09-21 11:40:07   来自: 胤祥 (decipher|忠敬诚直勤慎廉明)
九州·逆旅的评论   逆旅:大梦一场,向死而生 - 夏笳 - 夏天的茄子园逆旅:大梦一场,向死而生 - 夏笳 - 夏天的茄子园逆旅:大梦一场,向死而生 - 夏笳 - 夏天的茄子园逆旅:大梦一场,向死而生 - 夏笳 - 夏天的茄子园逆旅:大梦一场,向死而生 - 夏笳 - 夏天的茄子园

 

【曾经一度试图写一篇题目叫做“关于夏笳的十八个瞬间”的评论,确实也写了两次,都在写到“三”的时候收住了。陈年八卦太多,说出来徒增烦恼,而且看上去像故意显得和作者很熟。其实夏笳在写《十八个瞬间》的最终话的时候,那些黑框里的字我本是知道的,但是我决定把它忘掉,于是真的便忘掉了。忽然想起《伊甸园之门》里面的一个说法,当代史的很多史料就是由于当事人有意无意的隐瞒才最终烟消云散。既然一切所谓历史都是语词,那么最终我还是决定写一篇胤祥体的评论,省时省力且人畜无害。】
  
  2009年是九州跌到谷底的一年,真的,这个谷真是深不见底,不过迄今南北九州各三本Mook,倒也真的是见底了。然而单行本却一片繁荣景象,《缥缈录》完结,唐缺今年发了三本,加上传说中的几本,已经在单行本里算多的了。《逆旅》做的很细致,就凭加注释和加附录这两条,足以看出其间的努力,但也真有些说不出的苦涩。
  
  而这个九月看来是属于夏笳的。齐刷刷的三发,鼎盛时期的冥灵和燕垒生也不过如此。《倾城一笑》(九州幻想)和《弓腰郡主/我的名字叫孙尚香》(飞奇幻),当然还有《新幻界》的专访。一切都那么凑巧。《逆旅》一出,夏笳终于正式步入作家行列——以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出过单行本的统称作家,凡是没出过单行本的一律称之为“作者”——当然这本身极端不严肃,对文本做形式分析的时候尤其如此;而且夏笳早在只有两篇小说发表的时候就已经是“作家”了(这不是我说的,是日本人说的,请参看《卡门》日文译版)。如今的夏笳远非2005年写《逆旅》时候的茄子小姐可比,写博客勤奋,写小说也很勤奋,更何况已然坐拥三座银河奖奖杯(偶像大角也不过五座,还有诸如三等奖这样的奖项),而且写出了《汨罗江上》这样上等的短篇(甚至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科幻里最好的十个短篇之一)。关键问题在于夏笳有了理论武装,从理论回归文本创作,便犀利得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考察夏笳的作品序列(汗一个先),创作于2005年的《卡门》与《逆旅》有着明显的相似性。两篇小说的着力点都在于一个瞬间。《卡门》里是那场舞蹈,《逆旅》里是那场戏,更有趣的事情在于第一人称的相似性,同时一个颇有男孩子气的女孩(当然夏笳那个时候尚未开始从事女性主义研究)。事实上夏笳的创作可以以2006年作为一个分界点,这一年夏笳只发表了两篇旧作《九州·雨季》、《黑猫》,并且从大气物理专业转到电影研究专业,此后夏笳文风为之一变,2007年连续发表了《九州·并蒂莲》、《遇见安娜》等小说,2008年夏笳创作力高涨,不仅挖下新坑无数,而且完成了《夜莺》、《永夏之梦》、《汨罗江上》、《弓腰郡主》、《盗圣白玉汤》等小说(这里再汗一个,果然搞研究收集史料很困难,要弄清楚文章写作和发表年份之间的差异)。说这些是为了说明,夏笳写《逆旅》的一个问题是准备尚未充分,这个准备既包括文本控制力,也包括语言。
  
  说到语言,这源自某天一大早的磨牙。那天跟夏笳磨出一个词儿叫“XXX拥有语言”,大概我们对一个作者最高的评价就是拥有语言。夏笳被划入拥有语言的阵营,同在这个阵营的还有特德·姜和大角。当然《逆旅》写得仍是很勉强,去看书后的两篇散文,或者《那些女人》,那个叫做拥有语言。《逆旅》连载第一期的时候,连夏笳也并不知道后面的剧情会如何发展。于是断裂感产生的顺理成章。比如其中“雨城”一场,视点转换便既不自然;而正是此时,整个故事忽然一转,开始像传统九州故事了,其中包括奇异生物、王朝战争,商会内幕,家族血泪这样的所谓大叙事,我相信戈遥的身世和揭穿身世的方式是设计过的,但是其间的九州元素怕是后来拼贴而成的。如果仔细看《逆旅》的语言运用,生涩之处还是颇多,大多数情况下感觉作者是为了描写而描写,试举一例:“(P66)里面盛的尽是叫不上名字的名菜佳肴,用最珍贵的材料,最考究的手法烹制而成。”前一半文章里的描写大多如此,反而到了连载第二部分(自“雨城”开始,另外,那个时候“翼仲天”还叫做“翼宪”……),进入夏笳擅长的舞台效果描写,也许是回归传统九州写法,反而顺畅了不少。最终在“戏梦”一节中展现出夏笳所拥有的语言。其实说穿了,这部小说大多数时间是为写而写而已,所以写的最好的却是夏笳真正想写的两样东西,其一是一个小萝莉流浪的梦想,其二则是人生如戏和戏如人生。
  
  《逆旅》的另一特点是具有形式感,包括诗词、章节和篇章结构等等。当然一个经验老道的批评者会看出刚开始写小说的作者,或者女作者常常采用的策略(诸如生僻字这种该被踩死的东西),《逆旅》的情节模式显然来自动画单元剧(相似的如狼小京的《人偶师》系列,沧月的《花镜》系列甚至楚惜刀的《魅生》系列等,当然《魅生》比起前面几个要成熟很多),稍稍注意一下文中“讲故事”的段落出现的位置便一目了然。而且更有趣的是,《逆旅》仍然可以接着这个模式走下去,下一场可以讲风氏兄妹的复仇(当然南药城是不是风氏的地盘还两说,而且胤朝那个时候蛮羽战争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如果根据《缥缈录》应当是翼氏的第三王朝灭了羽氏所以羽然才出逃的等等,这段历史已然成了个烂摊子,好在夏笳暂时还没有写到九州主线剧情),或者写传说中的《九州·白鹭团·水湄》,当然,宛州地理设定上也有一些问题,不过这个模式是可以接着走的。类似的九州系列文如燕然的《旅尘》系列等。虽然《九州·白鹭团》系列目前只有这一篇而已。
  
  最后则是一点点关于主题的读解。事实上大角在序里也谈到了这个问题,道路母题之下副题一定是成长,而同时出现的另一个副题则是身份的寻找。风暮涯找到了自己的剑(同时也找到了复仇者的身份),戈遥在旅行中找到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她仍然选择继续上路。每个人背后的故事都是一本书,至少是一篇小说。看《逆旅》里面的人物,哪个不是在寻找呢?说到最后,夏笳想写的无非只是最后那十六个字而已。燕然和莫雨笙当年也都盛赞“明日何在,但随我意”,说到这里,一丝悲凉的意味油然而生。原来逆旅不只是寻找,而是找到了之后的再出发,作者双子座的性格在这里便显影了。然而始终的出发,不过也是“向死而生”四个字而已。回过头来,找到的东西原来只是那个瞬间,那一出幻境中的戏码,旅行却在之前和之后,于是,究竟哪个才是真的人生?如果这里是到达,那么动人的时刻在于决定出发的一刹那,还有之后的再次出发,这篇小说最真挚的地方正在于此,这是一个在纸上完成的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164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