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090622梦 我的三国生涯  

2009-06-22 13:3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0622梦 我的三国生涯

 

这是一座很大的城,我不知道它的名字,青石街道,仿古建筑,晚上很多很多灯。
我在这座城里出生,在这城里长大,我娘是城里一个站街的妓女,会穿着好看的衣服在夜晚的街道上游走,风情万种,像个鬼魂,我是她唯一的女儿,是一个小偷,跑得像风一样快。我熟悉这城里的每一条街道,每一家店铺,每一条废弃的小巷,每一只猫,以及它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这城里有很多很多猫,或许与游客一样多,它们有它们自己的故事。有一次我经过一所山坡上的废弃房子,看见门口铺陈着各种东西,毯子,摇椅,破沙发,一台电视,大大小小的花盆,里面养着半死不活的植物,我看见三只肥肥的虎斑猫在那里晒太阳,睡觉,捉虱子,其中一只在看电视,我不知道电视屏幕里有什么节目如此吸引它,它一边看一边抽鼻子,用它毛茸茸的爪子抹眼泪。
这些猫的生活真是令人向往,后来我带着我的朋友去看它们,却找不到那所房子了。是的,我熟悉这城里的每一条街道,但我依然会迷路,我没有方向感,只靠沿途景色辨别方向,而这座城的样子时时会变化。
我之前说到游客,这座城里有许多游客,他们来这里体验另一种想象出来的生活,他们换上古装,用锈迹斑斑的铜钱买东西,听酒馆里的姑娘唱小曲,夜幕降临时,他们带着满身酒气,在灯火璀璨的街道上胡乱流窜,梦想着撞见一个像我娘那样风情万种的身影。

 

然后有一天,突然就说要打仗了。
很多军队驻扎进来,他们穿硬邦邦的牛皮靴和沉甸甸的头盔,腰间佩刀,雄赳赳气昂昂走在街道上,他们眼神犀利,声线低沉,赢来游客艳羡和畏惧的目光。
我娘不以为然地对着夜空吐出一个烟圈,说这只是一场戏。
然而那些军人却找到了我,他们把我带去给一些主管模样的人过目,那些人说,我可以做个密探。
奇怪的是,找我的那些人却不是同一拨的,据说他们曾经是敌对的两方,现在暂时结盟,然而他们依然需要密探,去刺探对方的虚实。
于是我就这样做起了密探,去一些奇怪的地方和一些奇怪的人见面,交给他们奇怪的东西,背下奇怪的口令,有时候我也去一些地方偷听人们谈话,再一字不差地背给另一些人听。
我像猫一样灵活,跑得像风一样快,我的任务完成得一次比一次出色,于是那些军人给我嘉奖,带我去见他们主管的主管,他们上级的上级。
蜀国的诸葛孔明长得像金城武,吴国的周瑜长得像梁朝伟,他们都是帅哥,我都喜欢。
诸葛孔明给了我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他说里面是兵法,只要好好钻研,做什么都有用,我便仔仔细细学习起来,里面讲了三十六条不同的计谋,很复杂,却很有趣。我觉得它们归根结底在讲同一个道理,就是教你怎么演戏,怎么让别人按照你自己的剧本去演,很多时候你希望别人按照你自己的意愿去行动,光靠武力和金钱却做不到,于是你得给别人下套,骗他们乖乖听话。
我觉得周瑜和孔明也在给我下套,他们在给我编织一个我无法企及的梦想,他们让我觉得做密探是一件比做小偷更刺激,更伟大,更有价值的工作,我便就这样做下去,心甘情愿。
战争貌似还在继续,每个人都希望它永远不要结束。

 

突然有一天,孔明把我找过去,他说情况危机,需要我做一件重要的任务,他给我一份文件,让我去找刘禅,让他在上面签字,他说蜀国的军队马上就要撤离了,我必须要在他们离开前签好这份文件。
我不知道刘禅是谁,之前从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我相信这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任务。
我在一间陈设华美的小屋里找到了刘禅,他是一个白而胖的男人,脸非常圆,像个年纪不大的孩子,然而他的体态又分明是个成年人了。他坐在那里,逗着竹笼里一只绿油油的蚱蜢,我从没见过个头那么大的蚱蜢。
我把文件给他,他却不肯签字,他不解释原因,只是摇头,背着手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问题变得非常棘手。
我把三十六条计谋回忆了一遍,它们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一段一段展开,每一段都最终迎来一个失败的结局,不管我采取什么计谋,刘禅都不会签字,这一切像是一场诡异的游戏,不管按照哪一条攻略去打,最后都是gameover。
我决定用我自己的办法。
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过那只竹笼,从里面揪出那只巨大无比的蚱蜢攥在手心里。
我说签字,不然我捏死它。
刘禅眼睛里的表情令我相信,这一招是管用的。他哀号,恳求,用力抓自己的头发,他白而圆的小脸上泪流满面,他悲痛得像个孩子,而一个孩子歇斯底里的哭喊是我最不忍看到的。然而我只管狠下心肠,一分一分用力,蚱蜢尖利的口器弄痛了我的手心,它断掉的触须从我手中落下来。
刘禅最终还是签字了,他的字十分难看,我带着那份文件跃出窗外,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找个人代替他签字呢。
我匆匆忙忙回到家,想换一身衣服出门,以免被人认出。我娘把她的衣服拿给我。我们两个穿戴妖娆,一前一后出门,我想装模作样吸一口指间的烟卷,却不小心呛了嗓子。
身后有男人冲我们吹口哨,我匆匆忙忙跑开了,那个男人凑过来问我娘:“你们是一起的么?”
我娘神情落寞地站在那里,冲着天空吐出一个烟圈。

 

我像风一般奔跑在街道上,却找不到那些士兵,每一个曾经熟悉的接头地点都变了,变回战争前的样子,其实它们的样子从没有变化,只是突然之间就褪去了那层神秘莫测的光芒,好像从一场梦里醒来,游客们在街头来来往往,听小曲,逛店铺,寻找艳遇。
我跑上一座桥,两岸灯火璀璨,许多船影在黑沉沉的江面上浮荡,这时候有两个男人抓住了我。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们不怀好意地笑着。
“放开我!”我挣扎着,那份文件从衣襟里滑出来,我用手死死按住。
“这是要送给孔明先生的密件。”我咬住牙低低叫喊,“让开路,延误了军情你们承担不起。”
他们继续不怀好意地笑,伸手来抢我的文件,我像疯了一般死命拽住,丝毫不管他们的手在我身上趁机乱摸。
突然间,背后有人喊:“住手!”
我回过头,看见一个戴墨镜的短发女孩,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穿背心和长裤,是个游客。
“放开她!”女孩冷冷地说,“要我把你们的样子都拍下来吗?”
他们松了手,我挣脱开身子,把那份文件塞回衣服里,然后我转身,狠狠打那两个男人,用拳头,用手肘,用脚踹,我心里怀着刻骨的仇恨,不知从何而来的仇恨,我想他们死!
那个短发女孩拉住我,说:“别打了!冷静点,都结束了!”
她说:“军队已经走了,一切都结束了!”
她说:“不管是孔明还是周瑜都不会再回来了,这都是一场戏。”
她说了一个东西,叫做“真实电影”,每一个细节都真实的电影,每一件道具,每一幕布景,每一间房子每一条街道,每一个人都参与其中,每一个角色都真实,禁得起每一位观众推敲。
她说这场电影已经演完,我的角色也结束了,没有密件了,没有诸葛亮,没有周瑜,没有刘禅,也没有我这个小小的密探了。
她说你回去吧。

 

我独自走在灯火璀璨的街头,怀里依旧揣着那份文件,红色封皮,里面有那个名叫刘禅的男人歪歪扭扭的签名,我想起那只绿油油的巨大蚱蜢,在竹笼里不停地跳。
回去,回我娘那里去,重新做一个小偷?
我又一次奔跑起来,在熟悉的青石街道上,像一阵风,我听到暗夜里那些猫儿呜呜的低语声,我向它们道别,再见吧我的朋友,我要离开这座城了。
我要离开这里,去追赶军队离去的脚步,我要找到孔明,把那份密件交给他,然后我要说谢谢,谢谢你教会我那些东西。
然后我再好好想一想,要不要去别的什么地方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155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