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转某女qq空间里一篇文  

2009-01-09 23:5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该女说,我想你了,非常
 (以下内容为转载,且未经授权,欢迎相关人士看到后前来爆料)

 

 

 

(  YY文一篇,  80年代出生, 90年代长大)


                                      在十字街头, 一只小蚂蚁,没有权力叹息

 

90’s某天        2:30PM

   茄子对我说,我们来一起讨厌小山志立吧。

   我看了昨晚的比赛,那个叫小山的中国女人,哦,错了,是日本媳妇,打败了邓亚萍。可是,我为什么要讨厌她?她又没有打败我爸。

   茄子家门口的大槐树那时候还没有砍掉,她骑在槐树上,我要仰起脸来看她。记忆里她细瘦的小腿一晃一晃的,阳光在她的裙摆缝隙间游走,在槐树的叶子和枝桠间穿梭。

    我眯起眼。

   听见她的声音嗡嗡地震动空气,从高处传来。“因为小山志立是卖国贼,我们都要恨日本,记住永远不能忘记的国耻。”

   伟大的茄子。我那时还在为“为什么男生上厕所时间永远比女生短”的问题而伤透脑筋。我反复向别人提及此事,却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跟我相同的困惑。我本想说,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认识到基因对第二性的不公,却觉得“公平”二字本就是为男人而定,否则就叫“母平”了。

   那天下午,依稀记得我们年级有位“奇女子”呼天喊地的扬言要跳楼,原因是有人把她关进了恶心的男厕所里。

   因为提前受到爱国主义教育的熏陶,我对跳楼事件持鄙视态度。我头也不抬地对同桌说,厕所有什么恶心,我们一起来讨厌日本吧。


90’s某天      12:30 PM

   早上上学之前,  妈妈一边锁门一边问我,发什么愣,想什么呢,要迟到了。

   我回头。妈妈,我刚才踩到一块香蕉皮,差点滑一跤,嘿嘿~

   我想中午应该能吃上香蕉了,我用这样的诡计总是能满足自己小小的愿望。我坐在楼梯上,午后的阳光从天窗照进来,我盯着自己的鞋在阳光中的样子,听到有人急促地上楼声。

   我呆呆地坐着,看见妈妈散乱着头发出现在我的视线。“哇”地一声把我抱在怀里.

   你怎么不在校门口等妈妈呢,不是说好放学接你的么?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学,从交大附小回我家要走半个多小时,过三条马路和一个大十字,我私自篡改圣意,自己回家了。明天我也想像别人那样把家门钥匙挂在脖子上。

   妈妈说,那天她以为我出事,疯子一样到处找我,路上还看见一群人围观一起车祸,据说撞死了一个小女孩。她冲破人群,眼前不断发黑险些晕倒。

   我看见她美丽的脸上挂着泪水,视线越过她,盯着她身后一块晃动着的光斑映在邻居竖在楼道的脸盆中央。抬起头,一群灰色的鸽子在苍白的天空扑塌而过。

   我说出了另我的慈母匪夷所思的台词。 “快开门快开门,圣斗士开始了,现在中午也演呢。”

   我讨厌我们班的老师,每天中午不放学,排队排半天。每当那时我内心就会把她变身成恶魔或者怪兽,把自己变身成恐龙特级可赛号里面的可赛,大喊一声“可赛,前来拜访!”然后冲上去和她大战300回合,她不知道每天中午要演动画片么???真没文化。


90’s某天       4:30PM

   我们伟大的初99届的全体同学,在初二时候被发配到后操场的一栋“与世隔绝”的小“炮楼”里上课。该炮楼地势优良,旁边是一个结核病研究所的家属楼。不过据班级史料记载,我一贯迟到,于是从没有看见过传说中每天早上只带着胸罩在对面楼窗口做早饭的女人。--#

   北方的冬天空气干燥寒冷,我听不见老师在讲台上讲什么,因为一落户炮楼里上课,几乎同时楼下就开始施工盖房子。我们的老师,有化疗之后还顽强上课的,有嗓音嘶哑不知所云的,有每节课宣称我们这些人都是教育的失败的。伴随着起重机的轰鸣声,同学们的脖子纷纷为了求知而拉长了出公分。

   我听见物理老师在讲物体间的热传导,她问,当你走在夏天的海滩上,会有什么感觉?

   讲台下的50多个摇头丸同时发作。

   她大喊一声,渴!此时忽然机器声轰响。

   哦,众人点头,愤笔疾书状。

   其实她说的是,可难受......- -#

   我盼望下课,因为推开教室门,就是足球场,放学从不按时回家,可以趴在教室外的栏杆上看球赛。

   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恐怕只有我们这一届是这样。

   我记性不好,背不过历史地理政治宪章条约公式氧化分解复分解,但是我却能准确记得那些曾经看过的球赛和曾经喊过的口号。电话里常常和阿福讨论,他一激动也会喷出一句,我初二的时候,那是..........

   算了,不爆料了,我没说“指哪打哪”这句话啊。


90’s某天     6:30PM

   我熟悉的城市已是黄昏,  为何我总对你一往情深, 你曾给我快乐也给我悲伤,  你曾给我希望也给我绝望......

   我对午后的光线失去抵抗能力,因为它总让我想起90年代,想起我的某天某天和某天...

   我坐在牛十三家的房顶上,和她一起等待天黑。

   那个冬天,和现在一样遍地枯枝,那个冬天的太阳,和现在一样像个淡黄色的炊饼(我真是食神吗,还脆梨呢)

   淡至若无的光线飘落在我厚厚的羽绒衣上,那件蓝黄相间的羽绒衣,那时还没有炸开一个口子,现在却被洗衣机绞的到处嵫出棉花。

   这样等待天黑的日子,在我20多年的生命中只发生过三次,一次是小时候过年买了新品种的花炮,一次是在房顶上和十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第三次却是在阿福离开中国之前...

 

2007某天

   我听见妹妹对我说,她喜欢日本的一切,她觉得日本啥都好,中国真土。我听见回家的公车上两个5年级的小男孩在讨论恋爱生活。一个对另一个说:“我还挺怀念4年级时候她爱我的日子。”我看见现在的交大附中,我的母校,后操场上已经盖起了教学楼,整个学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让我想起很多科幻作品描写过的“未来城市”。。。

   站在十字街头,一只80年代出生的小蚂蚁,没有权力叹息。

   我在想象如果自己真的是入学第一天那起车祸的女主角,我会看着我90’s某天的天空,缓缓倒下,如慢镜一般。

   这样,我不用怀念阿福的一辉玩具,不用怀念我炸开袖口的羽绒衣,不用怀念初中时的球赛和后操场,不用怀念等待天黑的日子,不用怀念过年前干燥寒冷的阳光...不用怀念这个城市太厚的灰尘...

   我只需要望着西安灰色的天空,我熟悉的天空,在我视线中逐渐远离。

    然后轻轻落下,紧闭双眼.

    你说,为何我总对你一往情深...
    

 


       

 

  评论这张
 
阅读(15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