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夜莺 XI  

2008-10-09 14:4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
XI  The Road

 

 

又是一个雨夜。
黑衣人撑着伞走到"银蓝色玫瑰"酒吧的树下,里面正传来略带一点沙哑的动人歌声,
一丝一丝散开在雨帘里。

 

"如果我有雏鹅般小巧的翅膀,
  我要坐在篱笆上,
  看天上的流云来往,
  我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他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然后上楼,进门。舞台上,光线缓缓移动,女孩把眼睛闭得
很紧,两抹浅浅的红晕在她的面颊上燃烧。
歌声结束,掌声响起来,持久而热烈。千宁抱着琴穿过黑暗的走廊,看见角落里站着
的黑衣人也在轻轻鼓掌,怀里捧着一束玫瑰,洁白胜雪。
"谢谢。"她低声说。
"好久没来了。"黑衣人微笑着回答,"也好久没听到你唱歌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千宁说。"以后就再不唱了。"
"所以这是送给你的。"
千宁接过花,鞠躬致谢。
"很晚了,又在下雨。"黑衣人撑开伞,"没有人送你么?"
"本来有,但他今天不能来。"千宁抬起头,说,"你能送我么?"
黑衣人愣了一下,继而微笑着说:"也好。"
他们一起出门。

 

城市的夜色笼罩在雨丝中,灯光从各个地方流淌过来,在光洁的路面上晕成一摊摊水
彩画般斑驳的色彩。
他们不声不响地走了许久,霓虹灯光在头顶上方交织出迷蒙的天空。银白色路灯星星
点点,蜿蜒回环的道路仿佛无数条闪耀着光芒的水晶链饰缠绕在一起,
"冷么?"黑衣人低头问。
"不冷。"千宁说,"只是有点累。"
"其实你可以坐车的,坐车要快很多。"
"我喜欢走路。"
"哦?"黑衣人轻笑一下。
"从这个夏天开始,喜欢走路。"千宁说,"在那之前,我都只能从窗口向外俯视这座
城市,幻想在那中间旅行,像穿越一个巨大的迷宫,看到许许多多奇妙的景色,遇见
许许多多不同的人。"
"现在呢?"黑衣人问,"和你幻想的一样么?"
千宁并不回答,沉默片刻,她抬起头轻声说:
"告诉我。你有没有试过朝一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到城市的边缘。"
"没有。"黑衣人说,"我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
"我试过。"
"然后呢?"
他们停下脚步,前方的路口像一朵巨大的盛开的雏菊,各色信号灯光闪烁个不停。千
宁抬起头看着对方苍白的脸,各色光芒在她的双眼里闪耀着,寥落而迷乱。
"然后我就回来了。"她回答。
他们面对面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城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透过雨帘传来。
"那么,是到说再见的时候了吧。"黑衣人轻柔地说,"如果愿意,你可以拿着这把伞。"
他把伞放进女孩手里,另一只手摸了摸她微湿的头发,转身离去。
一只手,小而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衣摆。
黑衣人诧异地回头,看见大串的眼泪正从女孩眼里流出来,无声无息地,沿着倔强紧
绷的唇线流淌。
"为什么……"她站在那里轻声说,像在喃喃自语。
"怎么了?"
"为什么你也不肯帮我……"
"我该怎么帮你。"
"不知道。"千宁说,"我只是想,你是最后一个可以帮我的人……"
黑衣人在她面前蹲下,眉间有淡淡的忧伤
"谁告诉你的?"他柔声说。
"你的玫瑰。"她说,"那么美,每天早上我睁开眼睛,都可以看见那些盛开的玫瑰,
在窗台上唱歌。我就是想看看你种的玫瑰,看看它们开在花园里的样子,看看你照料
它们的样子。"
"现在你看到了。"黑衣人说,"只是花而已。"
"那你讲给我的童话故事呢?"
"当然,也只是童话而已。"
千宁摇着头,任泪水滴滴答答地落下来,却咬紧嘴唇不肯发出一声啜泣,仿佛那些泪
水都不是她自己的一样。
"不要哭了。"黑衣人捧住她小小的脸,那些滚烫的泪水落进他冰冷的手心里,像要烫
出一个洞似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某种痛。
"听话,不要哭了。"他又说了一句。
千宁抬头看着他,琥珀色双眸里盛着满满的希望与绝望,令人心碎。
"你爱我么?"她哽咽着说。
"什么。"
"爱我么?"
"为什么……"
"爱么?"
黑衣人迟疑着,双手慢慢落在女孩柔弱的肩膀上,小心地握住。
"我,是不能爱一个人的。"他一字一句低声说道。
"为什么?"
"我已经没有心了。"
女孩只是流着泪看他,仿佛听见了,又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他继续说下去:
"我用我的心,换来继承这家店的权利,你明白么?"
很久之后,女孩开口说:"没有心就不能爱我?"
"不能。"黑衣人说,"我看到你哭,会觉得难过,看到你笑,会觉得愉快,听到你的
歌,会觉得那歌声很美,但这一切都只是像在戏台上看戏一样,我不会动心,因为我
没有心。所以我只是这样活着,一个人活着,跟我的玫瑰作伴。"
千宁咬住嘴唇,她用力闭上眼睛,眼泪却依然在流,黑衣人用袖口帮她擦,却怎么也
擦不干净。
"回去吧。"他轻叹一口气说,"回你自己应该去的地方。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
我没有魔法,如果可以做到的话,我很想帮你。但现在,只能说对不起。"
他们久久地沉默着,黑衣人捧住她的脸,认真地说:"再见吧,真的要说再见了。"
他站起来,女孩却依旧拉着他的衣角不放。过了很久,她睁开眼睛,带着满脸泪痕抬
头。
"你可以帮我。"她说,"最后一个忙。"

 

雨如泣如诉地落着,绵绵不绝,城市显得空旷,每一条街道,每一盏路灯,每一寸屋
檐,都在用自己的调子唱一首歌,每一个人都听到了这些歌,像指尖拨动琴弦,在心
底最幽暗的角落里奏出不同旋律的回响。
机械师坐在幽暗的灯光下,停下手中的工具,一朵机械夜莺躺在工作台上,半边身子
已经覆盖上淳蓝暗紫的金属羽毛,遮盖住零件与线路。
卡斯嘉坐在阴暗的下水道里,暗夜卧在她脚边,雨水从身后的管道里哗哗流下。
格雷站在叹息桥上,浑身淋得透湿。桥面随着午夜十二点的钟声缓缓上升,一直升到
比钟楼还要高的地方,桥下满是星辰一般灿烂迷离的灯光。
一把伞斜向他头顶上方。格雷失魂落魄地回头,将军站在那里,长风衣被雨水打湿了
一半,向他点了点头,像父亲对着出来玩的太久的孩子。
他们一起走向桥头的飞艇,身后雨丝纷纷落下,寂然无声。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