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夜莺 VI  

2008-10-09 14:2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摩天轮』
VI  The Wheel

 

据说,在艾罗斯特拉特,无论贫穷还是富裕,低贱还是显赫,每个人一生中都必然去
过三个地方:中央车站,结婚大礼堂,以及黑猫游乐场。
没有轨道的过山车,十二层的旋转木马,无重力蹦床,鬼怪城堡,热气球,各种活生
生的童话角色不知疲倦地舞蹈游行,疯狂欢乐的笑脸一天二十四小时从不凋谢。
当然,还有几百米高,可以俯瞰大半个城市的摩天轮,每一个缓缓移动的房间内部都
遵循不同的装修风格,足以用来举办最奢华的派对与最另类的沙龙。

 

"我喜欢东方风味。"坐在红木沙发里的中年男人双手交叠在腹部,轮廓分明的脸上始
终挂着淡淡的笑容,黑色便服式样简洁,每一处细节都无懈可击。
坐在对面的黑衣年轻人慵懒地向后靠去,放下一半的窗帘将他的脸淹没在阴影中,只
有一只端着茶杯的手暴露在外,苍白的肤色与另一个人色泽均匀的微黑皮肤形成鲜明
的对比。在这样高的地方,游乐场的喧嚣声仿佛被一层厚重的幕布隔开,世界变作一
台热闹的童话剧,他们两个坐在安静的后台,听掌声和欢笑潮水般此起彼伏。
"很久没有来过游乐场了。"中年人望向窗外说道,"上一次大概还带着我儿子吧,也
有十几年了。"
"这样说来,我倒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来过。"黑衣人微笑着说,"能在这么高的地方
晒太阳,倒是难得。"
"你喜欢阳光?"
"又爱又怕。"
中年男人饶有兴致地望向他。
"光敏症。"年轻人淡淡地说,"先天基因缺陷,太多阳光会杀死我。"
将军不由自主挑了一下眉毛,不动声色地回答:"那可真是太不幸了。"
"岂止不幸,还很奇怪吧。"年轻人举起自己毫无血色的手看一眼,"按道理说,我这
样的人原本就不该被生出来,存在于这个完美和谐的城市里,更不要说坐在这里陪您
喝茶了。"
中年男人笑了起来:"在我看来,任何事情都有存在的理由。"
"任何事情?"
"就像你园子里的玫瑰,你种下它们,施肥,除虫,精心照料,等它们长出花蕾之后
,小心地剪下来,卖给愿意付钱的人;有的玫瑰长在阴暗的废墟中,没有人发现,它
们也生根,发芽,开出小小的花朵,最终凋谢。你能说出是谁安排它们不同的命运么
,是种花的人么?"
年轻人摇摇头。
"没人知道,每一朵玫瑰都只为自己开放,每一朵玫瑰都有自己的神灵,挑到什么,
便做什么。"
"说得好。"年轻人轻轻鼓起掌来,"大人每次跟我谈话,都有一些精彩的句子啊。"
"这不是我说的。"中年人故作懊恼地回答,"是一个死掉的诗人说的。你看,年轻时
候我也读过一点书的。"
年轻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向后靠去,苍白的脸在光亮中一闪即逝。
"如果是大人自己呢?"他说。
"我自己?"
"会怎么选择。"
中年男人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我选择你园子里的玫瑰。最珍奇,最昂
贵的那一朵。"
"英明的决断。"
"这是我的使命,大部分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所谓可选择的道路。"中年人耸耸肩,"年
轻的时候我们都问过自己愚蠢的问题,要江山还是要美人,要权势还是要自由,有时
苦恼得整夜未眠,但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根本什么也没有。你只有时间和命运给你的一
切,这个世界上最现实的东西。
年轻人开心地笑起来:"看来您不仅是诗人,还是哲学家。以前我一直以为,军衔越
高的人脑子越古板呢。"
中年人故意露出苦笑的表情:"我知道你在说谁。"他喝一口茶,放下茶杯,像轻轻敲
下开庭的小槌。
"那么现在,还是让我们开始古板地谈生意吧。"他说。
年轻人欠一欠身:"您的订单,我正在努力完成。"
"有困难么?"
"困难总是可以解决的。"年轻人说,"只是我有点好奇,真的有必要奢侈到这种地步
么?"
他摊开一只手,一枚嫩芽从他发光的掌心里慢慢抬起头来,抽枝长叶,然后开出一朵
洁白的花蕾,伴随这个短暂而又漫长的过程,年轻人的声音轻柔地响起:
"全世界最珍贵的'泣血'玫瑰,来自古老的童话,永远不会凋谢,也永远不会丧失芬
芳。传说中,它的香气可以令任何两个人之间深深相爱,终生不渝,甚至曾经不共戴
天的仇敌也不例外。当然,"他收起掌心的幻影,"也只是传说而已。"
中年人望着他手中的小小戏法,似笑非笑。
"大人知道这种玫瑰一年可以开几朵,又都卖给哪些人了么?"年轻人抬头看他。
"我不知道。"中年人气定神闲地回答,"不过,以这次的场面来说,也足以配得上那
些玫瑰了。"
年轻人侧过头,窗口照射进来的午后阳光正缓缓移动着,把他身体越来越多的部分留
在黑暗中。
"一打泣血玫瑰,作为婚礼上的花束献给新娘,"他轻声叹息着,"多么奢侈,又是多
么传奇。人们都会赞叹,赞叹新娘的美貌和华贵,赞叹新郎的荣耀和地位。只是除此
以外,谁会真正在乎那些玫瑰本身呢。"
中年人并不回答,只是饶有兴致地望着窗外,仿佛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力。年轻人也禁不住一同望去,窗外不远处,悬浮在半空中的小花园里,一位裹着暗
绿色披巾的年轻女孩正坐在长椅上,怀里抱着一只装满新鲜橙子的纸袋。几只珍珠色
的鸽子在她周围拍动翅膀,静谧安宁得如同午后四点的阳光。
中年人出神地看着,仿佛被这无意中捕捉到的一幕深深打动了。
"多美。"他微笑着说。
对面黑衣年轻人却无动于衷,脸上淡漠得没有一丝表情。
女孩酒红色的长发沐浴在阳光中,灿烂得仿佛被戴上一顶玫瑰花冠。窗口随着摩天轮
的转动继续缓缓上升,于是那美丽的身影也越来越远,很快就淹没在一大簇五颜六色
的气球后面。
中年人收回视线,父亲般慈爱地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薄薄的电子支票放在手掌上
,嘀的一声轻响,半透明的塑料卡片上便呈现出一个很大的数字。
支票放在暗红色桌面上,一根精心修剪过的指尖轻按着它推过去。
"这是剩下的定金。"
沉默了一瞬后,苍白得近乎透明的手指拈起那张卡片。
"我期待着你的玫瑰。"中年人说。
"您的订单,并不是我能保证的。"年轻人依旧面无表情,"一切只取决于玫瑰本身,
或许像您所说的,它自己的神。"
"希望一切顺利。" 中年人依旧微笑着。


摩天轮巨大的阴影如日晷般缓缓移动,女孩从它脚下走过,鞋尖踏着碎石小路,深红
色长发披散在肩头,散发出栀子花的香气。突然间,一只手从背后抓住她的胳膊。
女孩惊呼一声回头,怀中纸袋重重落地,金黄色的橙子弹跳着四下散落,在阳光下如
同闪闪发亮的珍珠和宝石。
格雷喘着粗气站在她面前,像是刚跑了很长的路,额角的旧伤疤因为激动而泛出暗红
色,令原本俊朗的眉梢显出几分阴森。女孩半是惊疑半是恐惧地仰头望向他的脸,一
时间两人就保持这个暧昧的姿势凝固不动,只有一声接一声粗重的喘气回荡在幽静的
空气中。
"格雷……"
女孩刚开口喊出这个名字,身材高大的男子已用尽最大的力气,将她纤细的身躯紧拥
在怀中。
"你跑哪里去了……"他咬着牙迸出这句话,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只是双臂颤抖着用
力收紧,像是怕一松手,怀里的人就会突然间消失。
"格雷大人……"最初的惊骇平息后,女孩终于开始尝试无用的挣扎,"您……请您放
开我……"她声音微弱地请求,双眼茫然地望向天空。
"不要跑!"男人大声说,他的身体由于过于用力而向前弯曲着,几乎将自己身体的重
量统统压在女孩柔弱的肩头上,"不要跑……幽颜"他一遍又一遍重复,像命令又像请
求,"我到处找你,酒吧,公园,所有地方,我们曾去过的,不曾去过的,你知道我
找你找得多苦么?"
"可是我……"
"我答应过无论如何不会不管你,"男人只顾自言自语,"你跑掉,我会找你回来,我
们不要管别人……我会带你走,好不好,相信我,这次相信我。"
女孩不再挣扎,她等待紧拥住自己的男人慢慢平静下来,等待他颤抖的手臂放松,然
后,轻轻地,她伸出一只手推在他的胸口,高大的男人就这样被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推
开了,仿佛没有重量似的。
"格雷大人,请您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她平静地仰头说道,"我不会跟您走的。"
格雷紧紧拉住她的胳膊,像攥着最后一根稻草,瞪圆了双眼却说不出话来。
"我快要结婚了。"女孩说,脸上无悲亦无喜,圣洁得如同天使雕像。
"结婚?!"
"您是一个好人,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好么。"
说完这句话,她轻轻抽出被捏红的手腕,转身要走,却重新被用力拉住。
"为什么?"男人脸上的神色半是焦躁半是哀求,"到底为什么?"
女孩默默摇头,再一次,她小心地从格雷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在对方手臂上拍了拍,
不无怜惜地说一句:"忘了我吧,您自己也会得到幸福的。"
她轻叹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去。
叹息声如羽毛般缓缓落下,触地瞬间却不知去了哪里,想要低头寻觅时,早已毫无影
踪。
格雷独自站在那里望着她的背影,脚边满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橙子,摩天轮矗立在
他背后,沉默而威严地缓缓转动。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