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论文……  

2006-12-30 09:5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TV

音乐在影片中无疑占据了重要位置,然而在音乐片的类型之外,更可以看到影像与音效是以一种近乎MTV的方式进行结合的。导演的杰出之处在于有意地把悲剧性的故事进行喜剧化处理,借用MTV使得不可能的故事变得容易接受,以非时序性的片断、奇观的MTV样式,最终完成了叙事的含蓄表述。

整部影片的结构性特质,正是借用了MTV的画面剪辑来打破时空顺序,线性结构中大量使用闪回镜头,让影像先于叙事发生,如最后一场演出中的逃脱和飞跃,以及Luna和男人质在泥潭里的野合,都是在这种影像的非时序性安排下具有了特别的抒情意味。或者是在现实中随意插入大量幻想性场面(如酒吧里身穿红色礼服光芒四射的演出),以及回忆性场面,比如接受电台采访时楼顶上飞扬跳脱的画面,以及几个人在镜头里纪录片式的杂乱片断,在这一事件之前和之后的叙事中反复出现,犹如某种复现的主题。巨型MTV的基本时间特征使得影片逃过了现实主义的困难,成功讲述了一个不可能的故事,MTV的形式单元给故事带来了极大的自由度。

AngleLuna分别与同一个男性陷入爱欲的过程中,画面和音乐各自用了不同的处理方法,戏剧性和表现力十足;而在LunaEmma二人坐在光影摇曳的草丛中弹琴唱歌的段落中,画面中的吉他虽然也是假定声源之一,但明显也有来自画面外的鼓点和其他配乐,加上光影和运动的镜头,使得超现实和假定性的特质得到加强,叙事段落超越了现实的束缚而飞升入情绪流淌的空间。最后一场演奏中,布满整个画面的鲜红色则继承了德国电影中表现主义的传统,一种极端情绪在形式上的体现,华彩然而凝重。

 

 

强盗片与公路片:

作为好莱坞电影中基本类型的强盗片和公路片,其传统往往是男性主义的,反主流的,带有某种粗犷中蕴含温情的独特质感,尤其是两者相结合的越狱-逃亡类型方式,一群游离在社会边缘的男性反叛者,共同在不同的空间中穿行和游走,不仅仅是穿行空间,更是完成了一个完整的心理历程。

而对Bandits这部片子来说,其意义和不同之处在于,导演通过对主流叙事类型的借用,从而完成了对于类型的颠覆。

公路片和强盗片在电影史上是纯粹的男性故事——成长、反成长。强盗片会本能地令人想到一群男性强盗,从《美国往事》到香港的《英雄本色》都是成功的类型,男性情义的书写是最大的卖点。虽然强盗片也表现反主流的思想,但作为纯粹的男性主义叙述,仍是主流的叙述方式。而公路片的主题也有其潜意识里存在的内在逻辑。红色60年代导致公路片成为重要的类型片,例如著名的《邦妮和克莱德》、《逍遥骑士》,两个男性朋友或者一男一女结伴漫游,表现了反体制的主题和叛逆精神。

应该说,从来没有一个类型是外在地表明是有性别特征的,所有对于性别有类型的所指都是在人类的潜意识中存在的。《末路狂花》的出现代表了一种女性主义观点对于传统类型片的尝试和占有,而Bandits则比《末路狂花》走得更彻底,女强盗们的思维丝毫没有女性与生俱来的弱点,也没有什么优秀的男性角色存在,在此之前,女性主义电影虽然也力图表现对应于兄弟情义的女性角色之间感情,但仍是更多地拘泥于对抗男权的主流表述,普通的女性为了躲避男权的压迫和虐待,而不得不结伴远走他乡,最终走向覆灭。而在Bandits一片中,四位女主角的地位从一开始就是不折不扣的囚犯,不仅具有与生俱来的叛逆精神,更感人的则在于借用男性强盗片的模式,对女强盗间姐妹情义的书写。尽管在传统的叙事模式中,这种超越性的情感,类似男人在战场上的友谊等等,是属于男性世界特有的情感和权利,长久以来女性无情义是男权世界里的主流叙述。但在这部影片中,我们看到女性内在的组织性和感受世界的独特方式,仍旧将四人之间的感情演绎得真实可信,摩擦,不信任,矛盾,到最终成为坚定的整体,以及在同伴死亡面前的巨大悲痛,各种情感冲突中流露温情脉脉的人道主义光辉。

至于美国男人的介入,作为“红颜祸水”这一俗套故事的性别倒错版本,也不过是造成些许视觉奇观的小小插曲而已,同传统公路/强盗片中妖艳的搭车女郎一样,用妖艳而轻佻的男性色彩来平衡过于浓重的女性世界。

 

 

最后要提到的一点是关于影片结尾,其不完满的处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或许又回归了主流的价值标准,但在导演充满意象化的表达方式下,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种有意追求的“崇高的悲剧”。后现代主义的女性主义书写并不以悲情取胜,不用悲惨的女性经验唤起人们的同情,而是充满了各种昂扬的影像体验和纯粹的升华。

《肖申克的救赎》用了阳光海滩上,一对老友重逢的画面作为结尾,而在Bandits中,三个女人从警察面前销声匿迹后,出现“几年过去了”这一字幕,便点出了接下来发生的最后一幕所存在的意义,实际上结尾在尾声出现之前已经通过各种方式给予了暗示,女人们坚持选择自己死亡的时间地点,而导演也自然不愿意给这样激情澎湃的故事一个廉价的温情结尾,因此在最后一幕中我们看到的是各种象征性的影像和充满表现力的画面——如血残阳,高楼下欢呼的人群,几人身后缓缓驶过的一艘巨船,带有强大的威压和凝重感。

实际上,最终结局的处理上,是将必然失败的死亡结局排除在视觉呈现之外的,也就是一个未经指认的结局,从而在某种程度上完成了对结局必然性的拒绝表述,是一种最后的抗拒和固守姿态。

在影像上采用了三重有关于死亡的表述:演奏结束后从楼上跳下,是一种主动选择,以及鸟儿般飞升的意象,人们伸出的红色手掌象征对于坠落的承接以及重生;而船上身着红衣的玛丽带着宁静的微笑向三个人伸出手来,代表与死者的重逢;而最终,当警察向她们开枪是,枪声湮没在音乐声中,画面上只有彼此试图接近的手,定格为《创世纪》中某种具有救赎和启示意义的格局。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