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弓腰郡主 6  

2008-10-03 23:2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会开了快一整天,据说按计划后面还有七天七夜,持久低效而又漫长,其间持续有人借更衣之名逃席,来来往往进进出出,刚好在隔壁凑一桌麻将。

“郁闷死了!”甘宁骂骂咧咧地摸牌,又啪地一声摔出来,“一部破法讨论这么久也就算了,说的话一句都听不懂,欺负老子没文化啊!”

一旁凌统眼疾手快抢过那张牌,眉梢隐隐透出喜色,又偏抿着嘴不说话,坐他下首的周泰大哥更是沉默寡言的主,自己摸了一张扔出来。

我一时间有点发愣,打麻将原本就不在行,更何况此时心思都在隔壁,摸了一张二筒捏在手里思量半天,实在看不出名堂来,便想往外扔,陆逊坐在身后像是急了,一边暗暗踹我椅子,一边接过话茬说:“上午我都没去,讨论到哪儿了?”

“谁记得。”甘宁不耐烦地敲着桌子,凌统嘴角挑起一抹邪气的微笑,漫不经心地说:“之前讨论了屯田法,保甲法,市易法,农田水利法,市容管理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法,这会儿该讨论婚姻法了吧。”

我心里一乱,随手扔出那张二筒,一旁甘宁大喜,喊着:“胡啦胡啦!”一把推开面前的牌,五彩缤纷煞是华丽。

“有没有搞错,我都停了!”凌统仰天哀嚎一声,方才的淡定荡然无存,甘宁在一旁得意地跷着脚狂笑,这两个人从来都这样,遇上个风吹草动便要争一争高低,上了战场却又铁得亲兄弟一般。

我摸出两个筹码扔在桌上,说:“胡就胡了吧,反正我也不会打,伯言你坐我的位子,我出去透口气。”

一群人开始哗啦哗啦洗牌,我出了门,下午阳光暖洋洋的,照在院子里那棵石榴树上,隐约有红灿灿的花蕾,绸缎一般发着光。这棵树不知道长在这里多久了,每年都比别的树开花要早些,果子却结不多,也不甜。

身后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回头望去,是陆伯言,像个幽灵般站在斑驳的树影中,脸白得近乎透明,被光照着又透出一抹绯红来,令这一画面整体散发出异常华丽的质感。他沉默半晌,低声说:“郡主,你……”

“没事没事当然没事。”我笑着说,“这两天大家怎么见我都问这个呢,倒是你怎么跑出来了。”

“吕蒙也逃席了,我让他先打。”

“阿蒙?阿蒙不是也不会打麻将么。”

“他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知道的,这人脾气倔。”

“还不是你们总逗他。”我轻轻笑着,又望向远方,说,“那会场里不是没剩几个人了,全靠公瑾一个人撑着?”

“本来就是他最爱死撑。”伯言说,“不说这些,我看你心情不太好,跟出来看看,你不嫌我烦吧。”

“不会不会。”我说,“可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都是小事,一下下就过去了。”

“郡主啊……”他长叹一口气,半天没说话,许久才开口说,“对这件事,郡主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能有多要紧么?”我回头看他,他站在那里,眼神异常坚定,我想了想,低头说,“大概,一个新的时代要来临了吧,只是这个时代里我们大家会怎样,这会儿谁都说不好。”

“新时代么……”他嘴角抽了一下算是微笑,说,“你想的倒比我还远,其实我想问的,是这桩婚事你怎么看。”

“婚事?”我愣了一阵,转过身看着他,他身上一股淡淡的气息随着暖风飘过来,却不是武将的臭汗,是书斋里浸染多年渗进去的纸卷香,这个书生一样的男人,要是不说,谁都不知道他能上场打仗,而且发起狠来也让人害怕,他可以干脆利落地砍下那些挥向我背后的持刀的手,像剖瓜切菜,也可以像现在这样,站在我旁边,像个哥哥一样轻声问我,对这桩婚事怎么看。

可是我该怎么回答他呢。

我一步步走过去,走到不能再近,风在吹,鸟在叫,寂静的傍晚多美妙,陆伯言的脸色越发涨红了,我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许久才吐气如兰轻声说一句:

“其实我一直在想……”

他僵在那里不能动。

“不如你代我嫁了吧。”

他依然僵着,我满意地笑了,继续说:“代嫁很有前途的,要不要试试看,我看好你们呦。”

陆伯言脸色还是凝重,过了一会儿叹出一口气,说:“你还是一点没变,嫁几次人也不会变。”

“没办法,永远十八岁。”我笑一笑,背着手向前走出几步,回头说,“有点热,我先回房去了,刚才牌桌上欠下那点你先替我给了吧。”

“这就不玩了?”

“不玩了,老输牌,伤自尊。”

“输牌说明打得不好,才要多练。”

“你们输得起,我输不起嘛。”

隔壁会议室里又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像一场质量低劣的文艺晚会,我一步步上了台阶,沿着阴暗的长廊往回走,身后陆伯言压低声音说一句:“郡主,你也别什么事都自己扛,说一声……兄弟们会帮你的。”

我立在原地,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一幅画面,东吴的华丽美男们聚在一处摆出圣斗士般光辉灿烂的造型,背景大旗飘扬海浪拍岸音乐雄浑激昂,真上等真豪快。

“谢了。”我低头笑笑。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