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弓腰郡主 5  

2008-10-03 23:2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什么东西抚在脸上,温暖又轻柔。

依稀是阳光。

头很痛,我艰难地睁开眼睛,天是亮的,地是硬的,我是活的。

房间里空无一人,有人在外面砰砰地敲门,我爬起来去开门,看见满面泪痕的曾雅一头扑进来。

“郡主啊,你没事吧……”她一张好看的小脸哭得梨花带泪,“敲了半天没人开门,吓死我了……”

我拍着她的背,说:“没事没事,这不是活着呢么,昨晚喝多了。”

“喝多了?”她抬起头环顾四周,“您跟吕将军?”

我不由自主跟着回望,满屋酒气,遍地狼藉,被褥凌乱……

凌乱……

凌乱……

我赶紧回头:“什么都没发生!真的,什么都没有!”

曾雅避开我的目光,嘴角竟流露出一丝羞涩的笑,慢声细气地说:“少主他们怕你有什么闪失,非让我过来看看,我还说呢,能出什么事啊,都是一家人了……”

“冷静!”我手一伸打断她的话,“先问你,那群衰人呢,左老头呢,吕奉先呢,别告诉我真就这么天下太平了。”

“好像开会呢。”曾雅说,“开一上午了,大家都在,少主说您要是没起来就不急着过去。”

“算他狠。”我哼一声,“不急着过去,不过去又不知道卖我几次,我还非过去不可。”

外面阳光晃人眼,我刚走两步,被长裙下摆绊了一个踉跄,索性回转身,扯下满头珠翠扔在地上,说:“先给我找身衣服换上。”

 

屋子里依稀非常热闹,我沿着墙根想偷偷溜进去,迎面咣地撞上一个人影,光着膀子露出满身刺青,健壮彪悍又不失几分性感,正是江东地区第一古惑仔甘宁甘兴霸。

“郡主,你怎么来了?”他诧异地打量我,“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说,“你干嘛去?”

“我出去更个衣。”

“更衣?你这个造型很完美了,还更什么衣。”

“上茅厕啦。”他愤怒地一摊手,“奶奶的,那群孙子老嫌我说话不文雅,文雅了人都听不懂呀。”

“好好,你先别急。”我说,“里边到底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扯皮呗。”甘宁抱着胳膊满脸不耐烦,“妖道说要设一部什么宪法,先在东吴施行,以后推广到全国,让大伙儿投票表决,公瑾说是不平等条约,得改,两人一条一条磨了一上午了。”

“什么法,这老头有完没完。”

“叫‘三国什么什么什么和谐大法’,中间好长一串呢,你自己进去看吧。”他又继续往外走,“我憋不住了,先闪人。”

朝堂之上熙熙攘攘,瓜子壳橘子皮遍地都是,开会开到这地步,很显然是要打持久战了。

眼下的格局倒是很有意思,东吴全体将领坐在一边,为首站着周公瑾,脸色通红美艳异常,敲着桌子显然非常激动,另一边就两人,左老头站着,吕奉先坐着,都不说话,但是周围明显有一圈强大的气场盘桓不去。

“我再次请对方两位注意。”公瑾慷慨激昂地说,“第十七条二十八款里提到‘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其中‘人民’一词究竟该如何定义,目前尚未有定论,是东吴的人民?西蜀的人民?还是您左元放统治下的人民?搞不清这个概念,后面一切根本无从谈起!”

底下稀稀落落地鼓掌,有点不够热烈,我偷偷摸到老爹身后坐下,他回头看见我像看见鬼似的,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拖长声音嚎:“尚香啊你可来了,怎么样啊你没事吧……”

“没!事!”我说,“这边究竟怎么样了?”

“倒也没什么,大人的事嘛……”他神情慈祥地说,“会总是要开的,你先坐下等一会儿,开完后一起投个票就回家吃饭去。”

“老爹你成熟点行不行……”我无奈地抽回胳膊,“这是生死存亡的大事吧,您老这叫什么态度。”

“大事大事……”他轻轻叹一口气,说,“再大的事也是我和你哥哥扛着,你一个女孩子家,不想你操这些心。”

我一时间没了话,老爹坐在我前面,身子斜侧着对我笑,脖子上尽是沉甸甸的皱纹,记忆里他一直是那个样子,像一尊佛,心里面清楚,只是不说。

只是那一瞬间,突然觉得他的笑容很苍老。

耳边依然传来周公瑾慷慨激昂的陈词,老爹转过身去,跟其他人一起有一下没一下地附和着,他肩膀的线条松松垮垮,不像一个纵横疆场半生的人,旁边两位哥哥倒是英武高大的,这三尊背影并排呈现在一处,显得陌生。当年跟我一起逃课去演武场上偷看将士练兵的男孩子哪里去了,那个天神一样立在马上,盔甲闪闪发光,说话声像擦亮的兵器般铿锵有力的男人呢。

有些事情是没什么道理的。

我默默起身,低声说:“你们先开会,我回去绣花了。”

老爹斜侧过半边身子,冲我点点头。

走到门口再最后回望一眼,吕奉先依然披金戴甲坐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半个身子沐浴着窗外洒进来的耀眼阳光,另外半个藏在阴暗中,画戟威风凛凛地斜插在明暗交界处。

也许昨晚都是我在做梦。我自嘲地笑一下,他竟像是看见了我在笑,眼睛瞥过来,目光黑沉沉深不见底。

一瞬间,我觉得他似乎也笑了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