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关于《汨罗江上》,没有说完的话  

2008-10-02 11:4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些死评论家认为,作者的职能在文章完成后就已结束,随之而来的,文章进入公众领域,交给读者和其他死评论家们去解读去评价去解构和建构,而作者则应该乖乖闭上嘴去埋头填下一个坑。
最初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以为关于这篇文章的一切,想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所以我没有再去写什么后记,什么创作感言,没有做过任何解释,没有贴上“谨以此文献给某某某”的标签,甚至从头到尾没有敢提那个名字。
是的,想说的已经说完了,哪怕再说一个字,就多了。
然而此时此刻,那些涌到嘴边的话又是从哪里生长出来的呢,是因为它终于发表了么,是因为有些人说看懂了有些人说没懂么,是因为他们提出各种问题么,是因为时间的潮水又向前推进了一段距离,而我还时常觉得自己依旧停留在那一点么。
我真的不知道。
 
无论如何,我希望把这些话说得轻松一些。
 
我想说我没有给小丁写过信,只是有缘见过两次,通过几条并没什么意义的短信,混过他的论坛,投过一次稿。我从不曾有那样的幸运,跟他谈写作,谈人生,谈论时间和科幻,谈论生与死,只是以我认识的和想像中的他,是个十分有爱的中年大叔,如果真有人写一封信去请教他,他一定会认认真真地回信,信中他会收起自己的惊才绝艳和幽默犀利,说一些言辞朴实却十分暖心的话。
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太郎,我写了我心中的那个小丁,如此而已。
 
我想说我在文里藏了很多东西,有些很冷很宅,有些就接近于白烂,某个叫兔子等着瞧的死评论家说,“这个东西这里的大家看起来很好,但是需要的外部信息太多了,当然没有这些信息不影响故事的完整性逻辑性,但是却无法感知那种特殊的情绪。这就是那种文字不宅,而骨子里宅的写法。”
我同意,完全同意,我甚至想要开展一个活动,让大家都来找文中隐藏的宅笑话,找到还要给出处,收获最多的给发奖品,要嘛有嘛。
 
我想说最后一封信里写下的那个梦是真的,我在这个blog里贴过,去年夏天,我贴过,我把重要的名字用黑色方块遮住了,虽然这样看起来有种沉重而死寂的味道,让人觉得不祥。我只是不想写出那些名字,至少,那个时候不行。
你们没有人猜到真相么?
 
我想说这篇文去年7月就开始写了,虽然断断续续写了一个夏天一个秋天,可确实在去年就投给科幻世界了,投出去之后我便耐心等待,等待这篇被小雪批评太文艺太哀婉太宅的文能通过主编老姚的严格审查,偶尔我会在想像中烧一柱香向着西南方向拜一拜,然后在想像中看见老姚突然皱着眉头,说一声“奇怪,头好痛”。于是我便快慰地笑了。
他们居然拖了快一年才登出来,登出来了还不告诉我,以至于当我看到杂志封面的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穿越了。
于是我泪流满面。
 
我想说这是一种执念,其实发不发表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什么,你说有稿费?别傻了)仅仅是执念而已,那些话好不容易说出来了,就想让更多人听见,而不是消散在风里,我像十八世纪的流浪艺人,坐在街头唱一首六便士的歌,过往行色匆匆的人们,我想让你们听见。
所以我在文章的开头反复祈求,请看得慢一点吧,不要着急,不要匆匆地去翻结尾,留一点时间给自己,慢慢地回忆,回忆起与某个人有关的一切,所有的,你以为被自己遗忘的一切,这是一件伤感的事,某种深深隐藏的痛会慢慢裂开,涌出浓稠咸涩的液体,可我依然希望你回忆,我们大家一起回忆。
 
我想说我在深夜里上网,去一些网站里看关于这篇文章的回复,确实有些人在讨论,说这样或那样的意见,提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好吧,我承认自己确实在乎,在乎你们看完这故事到底会想起些什么,有些感触还是无动于衷,泪流满面还是不屑一顾。
我在一些评论下面回帖,我说谢谢,只想说谢谢,别的也没有什么。
很深,很深的感谢。
另外一些话,我就当作没看见吧。
 
我说的已经太多了,真是无聊,我现在后悔了,想把它们统统删掉,然而话语说出来就像有了生命,它们已经飞远了,像大群黑色翅膀的蝴蝶,越来越远。
如果文字真的有翅膀,我希望它们飞到天上去。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