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盗圣白玉汤》的后记  

2008-06-13 22:2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07年夏天在成都的科幻大会,最后一天我们一群人爬上了峨眉山的金顶,临到下山前,我努力说服了长铗同学——这个跟我一样精力充沛的家伙一起步行下到雷洞坪。我们没有去缆车那里排队,而是沿着狭窄的石阶飞一般大步走下去。山顶云雾起伏,草木的绿色都在潮湿的空子中洇开,像是沾了水的颜料随时要流淌下来,这一段山路很寂静,连鸟雀声也稀疏,沿途只看到一个穿大会纪念T恤的女孩气喘吁吁地独自爬上来,十七八岁的样子。那些日子在成都到处都能看到同样T恤汇成的海洋,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光芒闪烁,只是在这样人迹罕至的山路上狭路相逢,有一点意外也有一点惊喜,像突然遇见地下组织的同志。
那女孩看了我们一阵,走过去了,那一瞬间我很想回头对她喊一句爬快点,大刘在上面,老王也在。别人听到或许以为我疯了,但那女孩一定明白,她会回过头,年轻的眼睛里射出同样意外而惊喜的光芒。
就是那个时候,长铗对我说他想写篇校园网警的后续。
我说,好,我也写。
无需再说什么,夹子是个理科男,更是个比我靠谱许多倍的作者,我想他只是简简单单地有了这个想法,然后简简单单地告诉我,为了一个熟悉的朋友,一个值得尊敬的同行和前辈,也是用语言无法描述的那么一个代表很多往昔的存在,我们只是记得他说过,校园网警会是个系列,但他没写完,如此而已。
那时候我专门献给他的小说《汨罗江上》还卡在不到三分之一进度,有时候想得太过用力,情绪太多太杂,反而彻夜写不出一个字来,但校园网警是个笔调轻松的故事,轻松到只要想一想他写过的那些流畅如水轻快动人的文字,就有很多句子自行涌现出来,淡淡的诙谐和智慧,一行一行闪着光。我想很多时候我写起故事来虽然都是那么不靠谱,但这件事既然想做,最终还是能做成的吧。
离开成都的那天晚上,我们一群自称八零后的男孩女孩杀去吃麻辣兔头,据说是当地很著名的一家馆子,店面不大,十几个人坐在二楼,拼了好几条桌子,大盘小盘的花生毛豆小龙虾兔头鸭脖子泛着油光,还有啤酒,大杯冰镇啤酒。吃到一半时大卫·赫尔突然来了,此人一直很敢于尝试各色中国小吃,只记得他一边拎着截不知是小龙虾还是兔头的狰狞物件嚼得啧啧有声,一边像个教父般神情严肃地对我们说:“想要成为一个好作者,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一直写,不要停,哪怕每天只写一个字也好……”那时候负责翻译的小白同学饿了一天也在饕餮中,但我们都听懂了那几句口音严重的英文。
那晚有好几个人都是拎着行李直接出来的,最终也是我第一个拎着行李离开,一群人送我到路口,还指派夹子同学把我送到火车站,此人的靠谱真是令人感动得默默流下泪来。回到西安一出火车站,钱包就被摸走了,这是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二十多年来头一遭,仿佛当头一记棒喝,从异时空直接敲回现实来。
于是我坐下来写了《盗圣白玉汤》的开头,居然写得相当顺手,一边写想起很多年前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在大江东去的科幻论坛里写了三段文字,分别模范大刘,大角和柳大的风格,他们都说我模仿得不错,还想起那篇纯属恶搞的《断层》,故事里全中国搞科幻的家伙都被一场来历不明的流星雨敲晕了,只剩下四个人,而我就是其中那个负责披着名马甲写文章的无耻枪手,我在里面写道:
“最初我竭尽全力模仿那些曾经红极一时的作家风格,怀着缅怀和幻灭的心情渴望从文字上复活他们以及他们所创造的那个时代。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走火入魔,敲了一篇文章署上大角的名字,然后惶恐不安地等待着被板转砸死,毕竟还有很多程度不深的读者还健康地生存着。所幸熟悉大角风格的人也都差不多倒下了,于是我逃过一劫,开始变本加厉,继续向我喜爱的作家发动进攻,将他们的坟墓掘地三尺翻出来晾晒倒卖。很快有青少年开始反映柳大的笑话越来越没品了,大刘的硬伤多得不能忍了,还有一堆一堆曾经辉煌的名字被玷污得一塌糊涂,但是他们仍然追着看,追逐这一片荒芜的世界上渺茫的绿光,跟我一起编造这一巨大无比的谎言,假装他们都还没有离去。”
写那段话的时候还是2003年吧,很多事都跟现在不一样。
还能说什么呢,已经絮絮叨叨说了那么多。

断断续续拖了快一年,终于下定决心把《盗圣白玉汤》写完了,而之所以能下这个决心,也不过是因为突然想到,原来已经快过去一年了。
贴了半截到网上,看到夹子同学的留言,说你真的动笔写出来了,我还没写呢。
有什么关系呢,我知道他会写出来的,他是那么靠谱的一个理科男,或许还有别人,或许真的有一天,我们这些所谓的八零后年轻人会把这个系列写下去,然后留给更年轻的作者去写,不过这些都没有什么关系。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或许就是有一天,你突然想到一件事值得去做,然后终于吧它做完,小到一篇文章,大到一些非常非常恢弘和美丽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