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呼唤Jim Green第三阶段(又死了一个)  

2008-04-02 19:3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死了。”Kate抬起头,嘴唇苍白得犹如大理石。LinTao躺在地板上,衬衣被解开,消瘦的胸口爬满大片瘆人的青紫。
“没有外伤。”LiLei半跪在旁边,浓眉紧锁着,“从这个症状看,像呼吸麻痹引起的猝死。”
大家还在震惊中呆滞时,他已经开始动手检查了,这时候不会再有人怀疑他是一名职业的,训练有素的刑警,只是想起LinTao最后那句“查户口”的玩笑,一时间都茫然没了声音。
“你看呢?”Li Lei转头盯着Kate,“突发性疾病?还是……”
“我……不能确定……”Kate嘴唇依然有些颤抖,却多少开始镇定下来,“突发性心肌梗死就是这个症状,也是最可能的一种,如果他有病史的话,可是发作得这么快……”
“就是说,不能排除中毒的可能性了?”LiLei目光炯炯盯着她,又转而开始巡视旁边桌上那堆狼藉的杯盘刀叉。“吹蜡烛之前,他是不是还好好的?”
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问题是问我的,费力地张了张嘴,却觉得喉咙异常干涩。
“我想是好的。”Mary在一旁说,“至少那时候酒杯还没倒。”
LiLei用质询的目光从我们几个身上一一转过,像是已经把我们当作潜在的嫌疑人进行比较排除,那目光黑沉沉的,却依稀有种痛楚。
“现在怎么办?”UncleWang的声音闷闷地响起,“是不是……得报警?”
“报警!”LiLei点点头,仰头望向大家,有人反应过来,开始掏手机,紧接着却是一片惊慌失措。
“没信号。”
“我的也是!”
“该死!”
“电话呢?这屋里有没有电话?”
脚步声四处散开,我坐在那里看着LinTao毫无生气的身体,他一只手还是保持那死死攥着什么的姿势,指尖青紫,一句话不知不觉从我嘴边低低滑落:“找不到的。”
“什么?”LiLei猛转头瞪着我,突然一声惊呼从角落里传来:“这里!”
LingFeng兴奋地拎起一台古色古香的电话,像是找到什么了不起的宝藏,他连忙拨了几个号,紧接着脸色又是一变。
“不通。”他说。
我抬起头,对上Li Lei的目光。
“我只是有种感觉,从现在开始,我们所有人都要被困在这里了。”我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或许是写小说的心病。”
像是为了舞台效果,在我最后一个字落下的一刹那,窗外远远地响起一道沉闷的雷鸣,暗沉沉从头顶上方碾过去,紧接着,便是雨水打在玻璃上的噼啪声。
除了躺在地上的Lin Tao,每个人都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尸体被抬到楼上房间里暂时安置,大家又重新坐回桌旁,只空出来一个位子,每个人都尽力不往那个方向看。窗外风雨大作,电闪雷鸣,房间显得又小又闷,我却觉得半边身子始终凉飕飕的。
蛋糕也没人碰,七零八落的残蜡顾不上拿掉,就这么放在一旁,精致细腻的表面上沾了星星点点的蜡滴,突然就引不起任何人的食欲了。
“首先得弄清楚是不是中毒。”LiLie坐在那里,双手撑着额头,“排除这一点,其他人就可以先放心了。”
“每道菜都是大家一起吃的,怎么会有毒?”Ann声音颤抖,隐隐还有一丝恐惧和恼怒,“我也吃了。”
“所以我才说要先排除。”Li Lei说,“LinTao面前这些食物,如果能查出哪一个里面有毒,或者全都没毒,案情就可以清楚不少。”
“你不要当作在办案行不行!”Ann提高声音喊道,“这只是意外,你凭什么就觉得有人要对他下毒。”
“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LiLei愣了一下,抬起头说,“如果真的是意外,那最好不过,可如果真的是有人对LinTao下毒,那么凶手,就只能在我们中间,不把这个人找出来,我怕大家都会有危险。”
我不禁又打了一个冷颤,那张邀请函,还有来时车上做的梦,多像……多像一个精心策划的故事开头啊……
“Kate不是说过,也很可能是心脏病发作么?”WeiHua突然用颤抖的声音说,LingFeng双臂环绕着她,看一看大家的反应,接着说道,“我记得LinTao以前有这方面的什么问题,开运动会的时候,他好像就没上场。”
“没上场?”Bruce接过他的话,“可我记得他上场了啊,还参加了4x100接力呢。”
“是啊,我也记得。”Ma Lili说,“最后掉棒那个,难道不是LinTao么?”
这样一说,大家似乎就都有点印象了,以前班里的体育实力从来在年级上数一数二的,初三那次运动会的男子接力,冠军可是说十拿九稳,之前三百米领先了第二名快十几米,可就在最后一棒交接的时候,有人掉棒了。
掉了一棒,可最后还是拿到了冠军,我记得最后那个男孩子拼了命地向终点猛冲,触线的那一瞬间头向后仰过去,仰成一个大大的折角,头发在阳光下闪着光……可那个人,真的是LinTao么?
“掉棒的怎么会是Lin Tao?”LiLei面色有些苍白地抬起头,“难道不是Jim Green么?最后一棒应该是JimGreen啊。”
他看着大家,目光从一张张脸上扫过去,仿佛想从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后面找出关于那段事件的记忆来。
“我也记得是Jim。”Bill有些迟疑地说,“我,Sam,Jim,还有LiLei,一直是4x100接力的主力成员嘛。”
“可那是初一初二吧。”Sam说,“初三掉棒那次,难道不是LinTao顶替了Jim?”
桌上一时间陷入了沉默,每个人都像在回忆,脸上却浮现出茫然和怀疑的神色,记忆这东西,原来就真那么靠不住,那么容易戏弄人。
“不管怎么样,还是不能排除中毒的嫌疑。”LiLei说,“要是可以拿他吃剩下的菜去化验就好了。”
“这个症状如果中毒,就是氰化钾了。”Kate轻声说,“不到0.1克就致死,可现在我手边什么试剂都没有。”
“难道拿人来试?”Bruce干笑一声说,“或者,用动物?”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就汇聚到Polly身上,那只从来耀武扬威的鹦鹉这会儿倒是安安静静地呆在横梁上。Kate脸色又是一白,却又没说什么,沉默一阵后,LiLei站起来,刚走到Polly面前,鸟儿突然中气十足地开口了:
“How are you?”
声音依旧刺耳,口音却熟悉,我们每个人都熟悉,耳濡目染三年的口音。
“How are you?”Polly歪着头,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看LiLei又看看其他人,Kate捂住嘴,两行泪水沿着脸颊无声地流淌下来,LiLei突然微笑了一下,仰头说道:“I'm fine, thank you. Andyou?”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鹦鹉原封不动地回答,“I'mPolly!P-O-double-L-Y!”
四下里都是沉默,只有那尖利的声音仍在空气里萦绕,一遍又一遍,窗外,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下雨,隐隐有狂风吹过树枝的摇曳声,一浪接着一浪。
“我想,这件事还是交给警察吧。”MissGao突然说,她声音有些疲惫,却依旧流水般温柔,“这种时候,我们要相信彼此。”
“对,对。”UncleWang说,“大家先去睡吧,明天早上等雨停了就下山。”
大家彼此看一看,沉默地纷纷点头。
“我这里有楼上的客房钥匙,一共是十间房,都是双人间。”MissGao说,“原本今晚会有十八个人,除了我和UncleWang以外,男生女生各八位。现在Jim没有来,LinTao又……总之大家自己决定怎么分配房间,然后来我这里领钥匙,HanMeimei来帮忙登记吧。”
我愣了一下,说:“好啊。”

我盯着面前那张从笔记本上匆匆扯下来的纸,上面记着房间分配情况,走廊一侧都是单号房,一号是MissGao和Mary,三号是我和MaLili,五号是双胞胎姐妹,七号是Kate和Ann。另一侧的二,四,六,八号房分别住着UncleWang和Li Lei,Sam和Bill,Tom和Bruce,Wei Hua和Ling Feng。
如果按照一个精心策划好的故事开头,那么这张纸上必然隐藏着什么暂时还没被发现的重要信息,要等一切都发生过后才令人恍然大悟。
我不想坐等,我想提前参透真相,我坐在那里冥思苦想,那张纸片依然静静地躺在我面前,纯洁无辜如同孩子的脸。
“我送你上楼吧。”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迷惘,我抬头,是LiLei。

楼道狭窄幽暗,只有墙上一盏昏黄的小灯照亮,木质楼梯大约是有些陈旧了,脚踩上去吱吱作响。
我突然笑了以来,几乎无声,但LiLei还是察觉到了,疑惑地看着我。
“没什么。”我说,“我只是想,如果这真的是一篇侦探小说的话,我一定会写:‘夜深了,警察陪伴神经质的小说家一起上楼,木质楼梯大约是有些陈旧了,脚踩上去吱吱作响。’”
LiLei目光闪烁了一下,也轻笑一声,说:“你真没变,什么都吓不倒。”
“有么?我只是……”我摇了摇头,觉得只是后面的话不说为好,LiLei也不再问,两人默默走到三号房门口,我停住脚步,回头笑一下说,“晚安吧,It'stime to go to bed。”
“Good night。”LiLei说,他站在那里不动,走廊昏黄的灯光在他脸上添了许多阴影,显得陌生,过了一会儿他才低声说一句:“你自己要小心。”然后转身走了。
我开门,门里却分明有动静,像是赤脚在地板上跑过,推开门的一瞬间正看到MaLili穿着白色丝织睡衣坐在床头,脸上敷着面膜,看不清表情,我再走近了看,地上分明有一行微湿的印记,她赤裸的脚底也隐约沾了一圈浮土,衬着洁白的肤色分外明显。
看来她刚才是趴在门后偷听了,我也只好笑笑,说:“你动作还挺快的。”
她愣一下,我接着说:“既然你已经洗好了,不介意我多占用一会儿浴室吧,吹了一路风沙出了一路汗,都要臭了。”
她含含糊糊地在面膜后答应了,我进了浴室脱下浅色短袖衫,才发现上面沾了几点殷红的印记,是那杯打翻的葡萄酒。想到酒里可能有毒,我又是一个寒颤,随手团起来扔到一边。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水龙头里流出血水?窗外响起奇怪的歌声?或者发现浴室被锁死,只能光着身子跳出去?
想象力太丰富不是一件好事,只是眼下一个人躲在小小的浴室里,我突然发觉,其实自己真的很害怕。
热水流过战栗的皮肤,整个人都好像要融化了,融化,然后随着水流一起被冲走。

慢慢地洗完一个再平安不过的热水澡,我走出浴室,MaLili似乎已经睡了,我也没开灯,钻进被子里躺下,这一天实在太过漫长了,漫长得令人恨不得立即就睡死过去。
闭上眼睛,刚刚有点睡意,旁边突然响起Ma Lili的声音。
“Meimei。”
我一惊,心在黑暗中扑通乱跳。
“Meimei,你要小心。”她的声音那么细,像是一线随时可能绷断的游丝,在空中飘来荡去,轻轻触碰着我的脸。
“你说什么?”我也小声说,仿佛自己的声音也随时要断掉。
“小心Li Lei。”她说,“还有其他人。”
等了许久,后面似乎再没有别的话,我又问:“为什么?”
“那个人,什么都知道,我感觉得到。”MaLili的声音像在梦呓,她说的不是“He”也不是“she”,是“someone”。
“那个人是谁?你知道什么?”我翻身坐起来,MaLili躺在那里,双眼紧闭着,只有嘴唇在微微颤动,声音从她饱满的双唇间一点点滑出来,滑向冰凉的黑暗中,仿佛一截被拉长变形的磁带般,诡异缥缈得令人浑身汗毛直竖。
她说的是:“It's a secret……”
那之后就再没有别的话。我呆坐在那里,看着她熟睡的脸,卸了妆之后的眉眼洁白无邪,像个孩子。

 

 

 

半夜,一串凌乱的脚步声和砸门声,将所有人从睡梦中唤醒。
我原本就没睡熟,急急忙忙推门出去,看见一个金色长发的背影正在猛砸LiLei的房门,身上只穿了一件长T-恤,曲线完美的雪白长腿露在外面,是双胞胎姐妹中的一个。
LiLei开门冲出来,上衣套反了,显然刚从床上爬起来,金发女孩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声音惊慌得带上了哭腔。
“Lily不见了!”
“什么时候?”Li Lei问。
“不知道……我醒来,床就空着,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在房间里?浴室呢?”
“都没有!”
两边门都打开了,大家衣冠不整地聚拢在走廊里,有些人还睡眼惺忪中。
“你们有谁听见什么响动没有?”Li Lei问。
一颗颗脑袋茫然地摇晃着,LiLei皱紧眉头,说:“分头找,来几个男生,跟我下楼看看。”
穿着睡衣的人们三三两两行动起来,幽暗的灯光投下大片杂乱的影子,大家谁也不愿单独行动,结果全跟在LiLei他们后面下了楼。
一楼大厅漆黑一片,“我去开灯。”是UncleWang的声音,只听开关啪地一声响,大厅里灯光闪了一下,就全灭了,只剩下继续来回按开关的声音。
“怎么回事?”有人惊慌地喊。
“别慌,大概是保险丝断了!”UncleWang说,“等我上去拿个手电筒来。”
“别去!”我脱口而出。
“怎么?”Uncle Wang问。
我定了定神,说:“保险丝断了,也许不是个意外。”
“你说……有人动了手脚?”这是Li Lei的声音。
“不知道。”我说,“我只是想,现在整个旅馆里大概都没有灯,我们大家呆在一起比较安全。”
“没事。”Li Lei说,“我陪Uncle Wang上楼。”
剩下的人静静在黑暗中等待,听见两行脚步声慢慢上楼,突然有人用颤抖的声音说:“听,什么声音?”
一片寂静,粗粗细细的呼吸声中,我依稀真的听到了一个声音,小而细碎,像小动物啃啮食物的声音,却又隐约夹杂着低低的呜咽,时缓时急,时高时低。
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背上一阵阵发凉。
“是老鼠吧?”似乎是WeiHua的声音,但没人回应,老鼠的声音不是这样的,这声音令人想起恐怖电影里的怪兽。
黑暗总是助长人们阴暗的想象力,我们呆在那里不知等了多久,LiLei和UncleWang带着手电筒下楼来了,大家一起跟着那道细细的昏黄光柱向前走,谁都不敢作声。LiLei循着声音走到厨房门前,拉开门,将手电筒伸进去慢慢转动,一个微弱的光圈从那些奇形怪状的轮廓上面扫过,突然就圈住角落里一个微微颤动的东西。
“啊——”有女生尖叫起来,紧接着是Lucy的声音:“是Lily!”
手电光照耀下,Lily背对着门口蹲在那里,金发散乱地披散在肩头,奇怪的声音正是从她那里发出来的。Lucy惊叫着跑过去扳过她的肩膀,Lily软软地倒在她怀里,一双湛蓝的大眼睛无神地暴露在手电光中,脸上和头发上沾满白色的奶油,在她脚边的地板上,那块Ann亲手做的蛋糕已经被挖得七零八落,只剩下满地狼藉。
LiLei走过去,摸了摸Lily的额头和脖子,女孩躺在那里闭上了眼睛,像个被弄脏的娃娃。
“没什么事,好像昏过去了。”LiLei说,语气里有一丝疑惑,“她跑下来就是为了吃蛋糕?”
“是不是梦游?”Kate在旁边说,“Lucy,你知道她以前梦游过么?”
“以前……那是小时候……”Lucy说,手电光照着她脸色一片苍白,“我也只是听爸爸妈妈说过,我一向睡得很死。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既然没事,就送她上楼休息吧。”LiLei说着,抱起Lily毫无生气的身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大家又一个跟一个沿着楼梯摸上去,二楼也是黑漆漆一片,UncleWang说:“没有灯怎么办,我去找找看电闸箱?”
“也明天再说吧。”Li Lei说,“HanMeimei说的对,独自行动不安全,今晚没什么事,谁都不要离开自己的房间。”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间,一头扑倒在床上,黑暗中,隐约看见旁边床上那团白乎乎的影子,像是没有动弹过。
“你没下楼么?”这话刚出口,就有一股巨大的恐惧从喉咙里涌出来,我跳起来扑过去,MaLili依然躺在那里,黑发摊开在洁白的枕头上,睡得像个孩子,我伸手放在她脸上,她的皮肤温热柔软,但是口鼻间已分明没有了呼吸。
Ma Lili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