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继续呼唤Jim Green(稍微更新一下)  

2008-03-31 19:0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黑了,所有人物都出场了,各位同学,请为你们心中的偶像开始祈祷吧……
 
 

 

旅馆的名字叫做Apple TreeHotel,二层小楼,外观其貌不扬,但却真的坐落在一棵高大的苹果树下。
我掏出衣袋里那张邀请函,借着幽暗的天光又看了一遍,白色A4纸上,几行整整齐齐的打印字体:

亲爱的Han Meimei小姐:
   在下诚挚地邀请您参加将于8月15日举行的盛大聚会,地点为澳大利亚,AyersRock山顶,Apple TreeHotel,随该邀请函寄上机票和其他旅行费用,请务必参加,届时将有巨大惊喜奉送。
   请于日落前抵达,祝旅行愉快。
                      您永远的朋友

但我真的没有想到,AyersRock的山顶上真的有一座旅馆和一棵苹果树。

紫黑色的夜幕逐渐弥散在空旷的天地间,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那间小小的旅馆,窗口透出一点朦胧的温馨的光芒,我们走过去,门开了,许多声音交织成欢快的合唱一起涌出来:

Come and see my family, under the ole appletree.
These is my father, how do you do?
Sit down and have a tea with me.

我愣愣地站在那里,许多笑脸,熟悉的却又陌生的,像无数花朵绽开,把红的粉的温暖色调渲染开来,我一一辨认过去,所有人,everyone。
“Smile!”一个声音突然斜插过来,紧接着闪光灯一亮,一个高大的褐发男人从相机后抬起头,对我露齿一笑。
“美女,不记得我了?”他说,我正在回忆,他抢先说,“Bruce,哈,你果然不记得了。”
我连忙摇头,另一个年轻的黑发女人迎上来:“Meimei!”她亲热地叫着。我愣了一下,说:“WeiHua?”
“真好,我还怕你把我给忘了呢。”她笑得十分美丽,眉眼间多了种不同与年少时的成熟妩媚。
“怎么会!”我也笑了,曾经我们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另一个男人站在她身后,个子不高,温文尔雅的样子,WeiHua挽着他的胳膊,说:“你还记得Ling Feng吧?”
我不得不又开始努力回忆,这时候MissGao在身后拍了拍手,说:“好了好了,坐下来说,孩子们,都坐下来。”
大家发出一阵起哄声,欢快轻松,仍像一群没长大的顽皮少年。

大厅正中摆了长圆形餐桌,洁白桌布,艳红花束,高高低低的玻璃杯与白瓷餐具闪闪发光,仿佛电影中的场面。等所有人落座后,MissGao站起来,还没等她开口,大家就自动安静下来。
“首先,我要说,我很高兴能在这里看到你们每一个人。”她清晰温暖的声音水一般从餐桌上淌过,“这里很多人都做过我的学生,初中三年,最美好也最难忘的时光,虽然有人不会信,但我还是要说,你们是我带过最好的一批学生。”
大家笑起来,叮叮当当地敲杯子,MissGao端起酒杯继续说:“所以我首先要感谢安排了这一切的那个人,虽然这个人不愿意透露他的名字,但我相信,在这次聚会结束前,他或她会愿意告诉我们的。说实话,来之前我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场聚会,现在,我提议我们先为这个人干一杯。”
十几只玻璃杯一起举了起来,琥珀色的香槟在杯中荡漾。
“在开饭前,我提议留一点时间自我介绍。”MissGao继续说,“十年不见,每个人都在变,我相信大家需要这个机会重新认识彼此。”
大家又叮叮当当敲杯子,有人喊:“先从UncleWang开始吧!”中年男人笑着抚摸自己油光光的脑门,说:“这不都认识我么?呵呵,我没变,还是单身,搞我的机械发明创造,当年那个会飞的自行车没搞成功,不过第一代摩托罗拉有我的份,真的。”
大家又是哄笑,显然UncleWang这种介绍方式很有煽动性,紧接着他旁边的金发姑娘说:“我是Ann,AnnRead,我初中不是三班的,不过跟这个班很多人都是朋友。对了,我现在多伦多一家餐厅当主厨,今天的晚餐就是我准备的,。”
大家哗哗鼓掌,Ann旁边一位金发帅哥接着说:“我是Tom,Ann的哥哥,现在也住多伦多,没有妹妹有才干,所以今晚我负责给大家上菜。”
Tom旁边是Wei Hua:“恩,我是WeiHua,今晚看到大家真的很高兴,我是和LingFeng一起来的,我们……”她脸红了一下,旁边的男人立刻搂紧她,大声宣布道:“我们去年结婚了!”
又是一阵鼓掌,连同杯子盘子一起被敲得响成一片,WeiHua脸更红了,却是幸福地依在Ling Feng怀里,美丽如天使,LinFeng接着说:“我们住在成都,我开了一家宠物店,WeiHua在幼儿园上班,她喜欢小孩子。”
大家把桌子都要拍翻了。
“我是MaLili。”旁边一位穿白色吊带裙,妆容精致的女生说,“我在上海,一家时装杂志上班。”
“我是Sam,纽约巨人队。”一个肩膀宽宽的男生故意顿一下,扮个鬼脸说,“球迷。”
“Bill,一个不幸的消息。”旁边一个肩膀更宽的男生说,“我恨巨人队。”
“Mary。”另一个金发姑娘微笑着说,“迈阿密。”
“Bruce。”那个一直在拍照的男人说,“现住在堪培拉,给旅游杂志拍照的。欢迎来到澳大利亚!”
“LiLei。”他向大家微笑着,“我住在北京,职业嘛,哈,怕你们猜不到,我是个警察。”
“查户口的?”坐在我右边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故意大声问,LiLei还是笑,看着他旁边那对艳光四射的金发姐妹说:“这两位不用介绍了,不会有谁敢不记得吧?”
“可你记得住谁是谁么?”其中一个姑娘闪着湛蓝的眼眸问道,拖长的鼻音中像是故意带上了几分娇憨。
LiLei眯起眼睛,在两个人之间看来看去,两个女孩只是笑意盈盈地头挨着头坐在一起,仿佛在扮演一对精致的芭比娃娃,LiLei终于伸出手指点了点:“你是Lucy,你是Lily?”
“I'm not Lucy. I'm Lily!”“ I'm not Lily. I'mLucy!”女孩们得意洋洋地唱起她们最熟悉的台词,“We'retwins!”
大家又是大笑,仿佛这个游戏永远玩不腻似的。
到我了,我笑着说:“HanMeimei,我也住在北京,现在是半个业余作家。”
“你写什么?”Li Lei问。
“科幻,奇幻,侦探,只要能卖钱,我什么都写。”
“天哪!”Ma Lili说,“你出书了么?有没有带来给我们签名?”
“No。”我回答,“让大家失望了。”
“我是LinTao。”我右边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说,“我住在广东,一家电脑公司上班。”
“Kate, Kate Green。”坐在LinTao旁边,一个金褐色头发的女孩子有些羞涩地笑着说,“JimGreen的妹妹,我现在还在上学,牛津医学院。Jim有些事不能来,我代他向大家问好。”
我愣了一下,Jim果然不在这里,紧接着一个刺耳的声音在Kate身后炸开:“AndI'm Polly!”
大家都吓了一跳,然后又是笑,那只体型巨大的绿色金刚鹦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Kate肩膀上,骄傲地四下张望着。
“我想,这才算所有人都到齐了吧。”UncleWang哈哈大笑起来,“Everyone。”

 

 

晚宴异常华丽,华丽得令人感动。
前菜是金枪鱼配意式橄榄汁,意式豌豆墨西哥卷,野生澳洲鲑鱼配鳕鱼片和黄瓜条;接着上了头盘,烤扇贝、椒盐墨鱼和大虾沙律;主菜是碎杏仁烤带子,澳洲香草封煎羊排,香草蒜茸炸虾球和北京烤鸭配虾饺,甜品则有拔丝苹果配焦糖雪糕和芒果薄饼。
“菜单是有人事先就定好的。”Ann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而且所有的材料都提前运到了,只花了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
开始大家还有些惊异,但也顾不上在乎太多,只是尽情享用,酒也是陈酿,很快就有人脸颊通红了起来,映着桌上大捧玫瑰和迷迭香的反光。
最后一道甜点撤下去之后,Ann敲了敲杯子说:“我知道大家已经很饱了,但接下来这一份,是我自己准备了要和大家分享的。”
她向Tom点了点头,后者立刻站起来走出大厅,Ann又对Sam说:“可以麻烦你关一下灯么?”
“不胜荣幸。”Sam站起来,“都关掉?”
“都关掉。”
周围暂时陷入了黑暗,紧接着,一团暖暖的光芒沿着走廊移动过来,Tom推着小车一直走到餐桌前,小车上是堆得满满的三层奶油蛋糕,花纹细腻得仿佛刚烧制出来的彩色陶瓷。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轻轻叹了一声。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Ann的声音细细的,像一个小女孩,“但我不会忘记十四岁那年的生日,我和你们大家一起度过,我最好的朋友们,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转眼间,我们都长大了……”
她突然说不下去了,细细的彩色蜡烛静静燃烧着,摇曳的烛火在大家的呼吸声中连成一片,宛如一盏明艳的花冠。
“唱首歌吧。”MissGao突然说,“生日快乐歌,祝所有人生日快乐。”
“唱歌唱歌。”Tom说,他起了个头,大家便一起唱起来: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you.
Happy birthday to everyone, Happy birthday to you.

“吹蜡烛!吹蜡烛!”有人喊着,大家纷纷站起来,凑近了向那放在桌子正中的蛋糕吹过去,只是一下,二十几根蜡烛就全灭了。
黑暗中,有人在鼓掌,有人吹口哨,有人欢呼,依稀还有人不小心打翻了什么。我站在那里只觉得脸颊发烫,一切又仿佛突然回到从前,十几个小孩子围着一个蛋糕,手拉着手等待灯亮起来。
一只手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我愣了一下,那手力气很大,抓住了便向下使劲拉,手心是冰凉的,满是汗,我转头看过去,却只隐隐看见堆叠起来的重重人影,空气中有烧热的蜡油气味。
Be careful……
那个声音沉沉响起,极低极细,小孩子的嗓音,又好像根本只是响在我脑海中,我惊出了一身汗,想要甩脱那只手,却根本甩不脱,好像被夹在一副沉重冰凉的铁镣中。
灯突然亮了,刺得眼前一片花白。
一阵纷乱嘈杂的欢呼,我眯着眼睛甩了甩头,再用力看过去,就在同一瞬间,耳边爆发出一声女人的惊叫。
“啊——”
时间仿佛被这一道凄厉的尖叫生生斩断,我终于看见了,是LinTao,无力地倒在椅子里,头歪向一边。他面前的桌上一片凌乱,殷红的葡萄酒泼洒下来,浸透桌布和他胸前的白色衬衣,并且还在沿着那扭曲的身体滴滴答答淌个不停,而他的左手还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皮肤是青紫色的。
Kate还在尖叫,一声接一声,LinTao的脑袋正靠在她肩膀上,一双眼睛鼓出来,无神地望向天花板下璀璨的水晶吊灯。

 

 

(下文预告)

漫长的黑夜刚刚来临,下一个将会是谁?

Be careful, everyone!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