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在世界中心呼唤Jim Green  

2008-03-29 20:3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献给初中英语人教版,以及我们那一代人的共同回忆。
如果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也就没必要再看下去。


许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他的最后一句话。
Goodbye everyone, Goodluck.


旅行车在尘土飞扬的广袤平原上前进,正是中午阳光最盛的时候,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却依然有地面上的反光不时泻进来,随着车身颠簸在狭窄的车厢里四下晃动跳跃。我昏昏欲睡,整辆车上的人都在昏昏欲睡,空调在头顶上方嗡嗡响个不停,半梦半醒间,仿佛有人在极遥远的地方轻轻呼唤我。
“Han Meimei……Han Meimei……”
一只手,一只模糊不清的手从黑暗中向我伸来,带着一丝黯淡而朦胧的光亮。
我不知不觉地抓住了那只手,温暖的,温暖有力,带着熟悉的触感,我茫然地向黑暗中看去,却什么都看不见。
紧接着,另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我的左手。
依稀有很多人,手拉手围成了一个圈,圈中间有一团闪烁不定的,昏黄的火光,却照不清人脸,只看到许多手拉在一起,小小的,像是小孩子,紧接着,我跟着这些人转起圈来了,边转边一起唱着一首熟悉的歌谣: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ogeteher, together,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he happy we will be.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ogeteher, together,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he happy we will be.

For your friends are my friends and my friends are yourfriends,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he happy we will be.

我们就这样唱啊唱啊,仿佛永远没有一个尽头,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突然间,右边那只手使劲握了一下我的手,我转头望去,看见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
“Be careful.It'sdangerous.”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紧接着,它又变成了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Don't go too high……”
我猛然松开了那只手。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空调的嗡鸣声重新涌入耳边,我试着睁开眼睛,一次,两次,三次,一道耀眼的光斑晃过来,我努力挣扎了一下,终于醒了。
车厢内的空气被烤得闷热,浑身都爬满粘腻的汗迹,我从背包里摸出喝了一半的矿泉水,咕嘟咕嘟灌下好几口,才终于喘过气来。
那是谁,梦里的人,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熟悉而又陌生的脸。
我擦了一把额角的汗,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望去,太阳似乎落下去了一些,依稀有几抹白云,衬得天空那么蓝,蓝得仿佛凡高的油画,一阵又一阵暗红色的烟尘在一望无际的干燥的大地上被风卷起来,向着天空袅袅升腾,眼前的一切也是一样,仿佛永远不会变,又仿佛变了许多。
我旁边一个女孩子也醒了,睡眼朦胧地摘下一直扣在脸上的旅行帽,靠着我的肩膀向外张望。
“天,我不敢相信居然还没到。”她低声用英语嘀咕着,听口音像本地人。
“不远了。”我也用英语回答,“最多半个小时。”
她好奇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露出两排明亮的牙齿笑起来。
“你来过么?”她说。
“来过一次。”
“天,你可真幸运。”
“上一次是十年前。”我说,“你呢,第一次?”
“当然。”女孩继续笑着,“早就梦想着,毕业时一定要来一次。”
“高中毕业?”我情不自禁打量她条纹吊带衫下青春洋溢的曲线。
“初中。”她说。
如果是男生,这时候应该吹个口哨,我笑了,嘴唇间却默默滚落出两个字:“Metoo.”
“什么?”她诧异地睁大眼睛,我摇摇头,突然间旁边有人喊了一声,女孩回头看去,立刻又兴奋地回过头,紧紧贴在玻璃窗上。
“那里!”她尖叫着,“我看到了!天!”
我也一起看去,心突然间像被什么烫了一下,缩回去,又跳出来。
是的,我终于又看到了它,在遥远的深红色地平线上,那一方孤零零的巨大岩石,仿佛从几万米的高空中坠落并从此镶嵌在这片荒凉孤绝的大地上,几十万年,几百万年,沐浴着橙红色的迷人光芒。
车厢里各种语言的欢呼声此起彼伏,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十年前,是的,如今我真的又回到了这里,人类居住的地球肚脐,世界的中心,AyersRock。


我站在那里,仰望Ayers Rock。
它基围周长约9公里,海拔867米,距地面的高度为348米,长3000米,我仰望着它,仿佛几十万年前非洲荒原上的一只猿猴在仰望一块神秘的黑色碑石。突然间我产生了一种幻觉,十年前我并不是真的来过这里,因为此时此刻,那种涌入我内心的震撼依然是陌生的,令人战栗而沉默。
当然,也许是因为我变了,十年前,我十五岁,再怎样壮丽的一块石头,看上去也不过是石头而已,我甚至不记得当时除了旅游以外还做过些什么,似乎只剩下了几张照片,方方正正,没有人物的风景照片,清晰而美丽,仿佛明信片上印出来的。
那时候我大概还无权把家里唯一一台照相机带出门吧,我一边想着,一边掏出包里的相机,在这么近的地方似乎很难取景,但我并不在乎,只是退后脚步,试着拍下站在山岩下,向上仰望的那一瞬间感觉,即将按下快门的一瞬间,突然有个人撞在我背上。
“Sorry.”我们两个同时回头说,那是一个戴墨镜的高大男人,头发剃得很短,晒成浅褐色的皮肤和浅色运动衫下坚实的肌肉,脖子上挂着一枚泛旧的银饰。一瞬间我以为他是本地人,但是紧接着,他藏在墨镜后的眼神似乎跳动了一下,用一种非常熟悉的口音说道:“不好意思,小姐,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么?”
太直接了吧,我心跳了一下,仿佛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为什么?”
他对我笑了起来,牙齿同样洁白明亮,却有一种温和无害的戏谑味道。
“那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他边说边摘掉墨镜,“My name is LiLei。”
我愣在了那里,许久才笑了一声。
“Oh,my,God.”我轻声说。
我们上下打量对方,眼前那个男人对我微笑,眼睛眯成两条线,像个小孩子,我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他下巴上短短的胡渣,许多熟悉的特征开始从那张脸上一一浮现出来,在耀眼的澳洲阳光下逐一盛开。
“看什么看。”他笑着说,“是我,当然是我,有那么大变化么?”
“怎么没有呢。”我说,“天哪,十年了吧。”
“你没变。”他说,“啊,头发长了。”
我摸摸自己被风沙吹得乱蓬蓬的头发,只是笑,十年,仅仅是头发长了么。
“想不到,真想不到。”我说,“还能在这儿遇上。”
“想不到?”他粗重的眉毛微微一扬,“我可是专门来见你的。”
“说什么啊。”我笑着轻轻敲了他一拳,像小时候偶尔玩闹那样,手指叩在微微汗湿的运动衫上,下面却是宽厚紧实的胸膛,像一块弹性良好的沙袋。我愣了一下收回手,LiLei依然笑着,低头看一眼表说:“时间不早了,有什么留着以后聊吧,咱们抓紧时间上去再说。”
“上去?”我依然愣着,“上哪里?”
“攀岩啊。”他用拇指点了点矗立在我们身后的巨大岩石,重新戴上墨镜,“来AyersRock,怎么能不攀岩。”

岩石巨大的阴影缓缓移动过来,被倾斜的日光越拉越长,我跟着LiLei沿着山脚走了许久,AyersRock的形状是那么平整,如同被一只巨手小心地压平过一般,上面刻满无数整齐的纵沟横纹,像被泪痕冲刷得面目全非的一张脸。我们来到巨岩西面一处凹口,一条细而苍白的小路从暗红的山岩上垂下来,几乎要湮没在岩石耀眼的金红色反光中。
“这是上山唯一的一条路。”LiLei说,“从这块巨岩被发现到现在,唯一一条。”
“听说过。”我点点头,“爬上去要两个小时吧。”
“害怕了?”Li Lei笑起来,“这可不像你啊。”
“当然不。”我说,“我早就想爬了,可你看这个。”
在小路入口左侧立着一米见方的一块牌子,上边用英、法、日语和中文写着:“为了表示对土著传统文化的尊重,请您最好不要攀登,如果您一定要攀登的话,请沿着索道攀登,一定要注意安全……”
“哦,Ayers Rock是这里土著心中的圣地啊。”LiLei说,“他们认为这里是宇宙中心,是祖先和神明居住的地方,除了祭司在祭祀的时候可以攀登,其他人都要受到可怕的惩罚。”
“什么惩罚?”
“那就要由神说了算了。”LiLei抱着肩膀,笑得很酷的样子,“原来你是怕这个,当年马克思怎么教导我们的?”
我摇了摇头,盯着那块牌子上弯弯曲曲的各国文字,一时间有点发愣。LiLei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说,“我跟在你后面,别怕,等你上去了才知道,这次没白来。”
我们就这样踏上登山的小路,路很窄,不过一两个人的宽度,山崖上钉着铁索,比起我以前曾爬过的那些山来,倒不算十分陡峭,风从遥远的地方呼啸而来,又掠过我们身边继续向前。我回头望去,太阳比刚才又低了些,或许再有一两个小时就要落入地平线中,阳光晒着滚烫的岩石,闪闪发亮。
LiLei的呼吸声始终在我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平稳而低沉,一声一声夹在他稳健的脚步声中,汗气贴着皮肤蒸腾上来,我们都不说话,只是拉着锁链一步一步向上走,很久没有在这样的阳光下运动流汗了,腿上的肌肉被绷紧,再放松,一阵阵愉悦的酸胀像微弱的水流一般淌过。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遇见LiLei,十几年前,小学刚毕业的夏天,也是这样的阳光,也是尘土飞扬,操场上光秃秃的,没有一丝绿色,跟着一群男孩子们踢球,认识的不认识的,自己班和其他班,混乱地分成两队,我照旧跑到后卫的位置,回头看那个守门员,剪得短短的平头,微黑的皮肤,白色的法国球衣被汗浸湿了一大片,双手撑着膝盖,异常严肃地望着前方。
“你是几班的?”他先开口跟我说话。
“四班,你呢?”
“二班。”他镇定地回答,并不因为我是女孩而表现出大惊小怪的样子来,在我遇见过的守门员里,这大概是最沉稳的一个。
他没有问我的名字,只是指指前方,说:“你要看住他。”
我向前看,阳光逆着尘土透过来,依稀有一个背影立在前方不远处,黑白相间的曼联球衣,头发卷卷的,阳光落进去,却像空气中的烟尘一样,有种金棕色的光芒。

“Be careful!”LiLei在我身后喊道,我脚下一滑,还没来得及拉锁链,一双戴着防滑手套的手已经从后面扶住了我的肩膀,掌心温暖而坚定。停了两秒后,他放开手说:“没事吧。”
“没事。”我抱歉地回头笑笑。
“走神了吧。”他说,“我看你刚才走的好好的。”
“想起小时候的事。”我说,“你还记得我们以前在一起踢球吧?”
“记得。”他笑着拉长声音,“你可是从小学一直踢到中学啊,谁不记得呢。”
“那你记得第一次跟我踢么?”
“第一次?”他皱了下眉,“初一?”
“更早也踢过。”我说,“有你,我,后来班上好几个人,还有JimGreen。”
“那小子。”Li Lei笑了,“那时候他在球场还真是个传奇啊。”

那个头发卷卷的小男孩向我回过头,相比起同龄人来他显得高大,胳膊腿也更粗壮些,鼻子两侧满是深深浅浅的雀斑,眼睛是透亮的琥珀色,光线落进去就好像要烧起来。那双眼睛从我身上扫过,又望向身后的守门员,眼神清澈无害,却又骄傲,仿佛是在为他接下来将进行的突破提前打好招呼。
紧接着,他又突然变成了梦里那张脸,熟悉而又陌生,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嘴唇间吐出来:
“Be careful. Don't go too high.”
我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路程已经爬了一半多,深红色的广漠大地在脚下铺展开,零星点缀着几团灰蒙蒙的茅草和矮树丛,山脚下的其他游客也变成了一个个移动的人影,空气开始变得冷了,风愈加猛烈,吹得人几乎站立不稳。
“怎么了?”Li Lei问。
“有点奇怪。”我说,“为什么整条路上,只有我们两个在爬呢?”
“这不好么,人多的话,向上和向下的人要错个身都很危险。”LiLei说,“据说一般爬AyersRock都挑早上,不太热,我们现在是赶得巧了。”
“可是现在上去,等会儿下来怎么办?”我说,“再过一个多小时,太阳就要落山了吧。”
“这哪用你担心。”LiLei笑一下,“先抓紧时间往上爬吧,有我在,绝对安全。”
我紧紧握住锁链,继续挪动脚步,腿上略有些酸痛,并不严重,只是觉得心在跳,越跳越快。
这里真的很高么,我问自己,然后自嘲地笑了笑。
真是越活越没出息了。

太阳快要坠下去了,辽阔的天空褪做一片深深的,深深的蓝紫色,只有西边还闪烁着明亮的绯红色,温柔地覆盖着刀斧雕刻般凌厉的地平线。
无数道细长狭小的黑影被夕阳撕扯着摊开在广漠荒原上,像是许多整齐的刀痕,旁边的岩石在倾斜的光芒照耀下变成了深红色,甚至略带一点酱紫的色调。风声呼啸,几乎要把我的耳膜吹破了,被阳光晒到的半边身子滚烫,另外半边却一点点发凉,我喘着粗气向上爬,向上,一直向上,LiLei的呼吸声依旧跟在身后,整齐有力,像在鼓励我。
“就要到了。”他突然说。我停在那里喘了几口气,拉住锁链奋力向上一蹬,身后一双手扶在我腰间用力推了一把,紧接着,另一双手从上面拉住了我。
一个秃顶,略有些发胖的中年男人正低头对我亲切地微笑,我惊了一下,忙说声:“谢谢。”他却拉着我的手不放。
“你们可来了。”他笑咪咪地说,同样带着我异常熟悉的口音。
“您是……”我呆在那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Uncle Wang呀。”
在我反应过来之前,Li Lei已经从我身后跳上来,那个自称UncleWang立刻放开我的手,上前拍着LiLei宽厚的肩膀,热情地喊他的名字,两个男人就这样在我面前亲热地又拍又打,仿佛父子重逢。紧接着,另一个黑发高挑的女人也走了过来,晒得微红的脸上虽然有些皱纹,却依然美丽。
“Li Lei, HanMeimei,好久不见。”她慈祥地微笑着,“大家都到齐了,就差你们两个。”
“Miss Gao!”LiLei又欢叫一声跑上去,尽管他比对方高出一个头,却依然像个小孩子般笑着,拖长声音说:“哎呀,你怎么一点没变呢。”
“我怎么没变。”MissGao依旧笑得开心,“倒是你们,都变了,都不一样了。”
“都过去坐下说,坐下说。”UncleWang一手拉着一个,“累坏了吧,所有人都等着呢,你们不来可不敢开饭。”
“所有人……”我茫然无措地轮番看着三张喜气洋洋的脸,“什么所有人?”
Miss Gao拍拍我的肩膀,姿势和神态依然像她当年教英语的样子。
“所有人。”她边说边张开双手,在空中划了个圈子,“everyone.”

 

 

 (下期预告)

 

初中三班同学重聚Ayers Rock,十年霜尘旧貌换新颜
当夜幕降临,神秘事件一一上演

一把尺子,一块橡皮,一个苹果,一根接力棒,当年的线索重新浮出水面
记忆中的残酷青春,就这样被四散飘零

世界的中心,寂寞的心灵,与Han Meimei一起呼唤Jim Green
最终结局,谁能预料!

Be careful!Don't go too high!


Goodbye eyeone, and goodluck……

 

 

 

顺带广告两则:

1,《弓腰郡主》已填完卖掉,预计将刊登于第五期《少年闪耀》,据说将配合清晰正面无码照一同放出

 

2,《夜莺》最新版已经填完卖掉,预计将刊登于第八期《奇幻世界》,据说没有照片

 

至于卖给《科幻世界》的稿子,至今还没任何消息,请跟我一起耐心等待,并向其编辑部所在方向日夜烧香祈祷……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