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来自南涧的一封信  

2007-12-04 02:2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南涧的信在我桌上放了很久,小小的窄窄的信封,背面印有南涧县民族中学的简介,封面有不算很整齐的蓝色钢笔字,地址,收信人,还有“内详”两个字,透出孩子气。
我一直不能拆开看,那会是一种负担,一种感情冲击,像来自某个陌生的,却是被自己亏欠了一生感情的女子的信,会在开启的一瞬间将我拉出周围的世界,进入某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境况里去。
这个下午,阳光很好的下午,我终于拆开了,粘得很严实,甚至连信纸也或多或少贴在一起,写在薄薄的信纸上,三页纸,文字很流畅,问候,想念和离别时的不舍,贫困的家庭,年迈的父亲,一个妹妹,希望上中专,因而藏起了高中录取通知书,父母顶着压力借了钱,支持她去上学,心里那么难过,在我们的课堂上获得希望,想上大学,学习不太好,喜欢听我的数学课,希望学到更多,最后是长长的,诚挚的祝福,以及一张用铅笔画的鸢尾花,很漂亮。
用最快的速度看完,放下,里面每个字都令我落泪,但我硬是忍住了。
落泪没有用,伤感没有用,感动没有用,我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一切,那一刻我甚至觉得那样一次短暂的支教或许根本是错误的,给了孩子希望,那么渺茫,渺茫得近乎残忍,他们要过多少年才能明白那些希望背后的一切现实呢,明白之后又会怎样,现实会怎样回答他们提出的一切问题。
命运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离开那云雾缭绕的小山村后,渐渐把回忆珍藏起来,然而那些闪光的,珍珠一般的片断中依然有一种伤痛,无法忘怀和平复,每次想到那条狭窄而泥泞的山路,就觉得周围一切繁华与幸福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人是选择性遗忘的动物,忘记出生的苦痛与死亡的阴影,才能尽情享受当下;忘记时间与空间的浩淼无垠,才能坦然面对自身的卑微;忘记他人身处地狱,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奔向天堂。
如同在地铁上遇到的那些乞讨卖艺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那个不到一米高的卖北京地图的女人,每次从身边费力地穿过,我只能选择挪开自己的视线,如同与他们身处不同的时空。
我不愿看,不愿自己面对他人的苦痛,感到自己弱小,无能为力,且无言。
史铁生在《我与地坛》里描写过一个先天弱智却异常美丽的少女,他说:“无言是对的,如果上帝把美丽和弱智同时赐给了那个小姑娘,只有无言和回家去是对的。”
只是此时此刻,只是一封信,放在那里,我就忘不了,我就无法沉默。
内心深处,我愤怒,我呼喊,嘶叫,我一直流泪,我想要飞到那个女孩子身边,紧拥她,在她需要我的任何时候。
但在现实世界中,我只能把这些写下来,写在心灵上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并且祈祷没有太多人看到它。
最艰难的是,我必须试着去写一封回信。
一封充满谎言(我会在北京等你们),虚情假意(老师也一直很想念你们),廉价的温情脉脉(祝学习进步,天天向上)的回信。
用文字去哄骗不那么开心的人们,让他们感动一下,开心一点,这原本就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当仁不让的职责。
只是此时此刻,我一点信心都没有。
我只能无言地把信收藏起来,然后去睡觉。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