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2007年7月7日的一篇日记  

2007-10-07 00:4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是想告诉那时候的自己
你的那篇小说,我终于写完了。
两个月 
 
 
 

2007.7.7 星期六  雨

 

今天下了一场暴雨,雨停后天边有彩虹,两道完整的圆环跨在天桥上方,奇异的景象。
一个人坐车,开始难过,这几天总是不让自己安静下来,上网,灌水,写文,出去转,找人吃饭,吃饱睡觉,活得浑浑噩噩。
我没有想到只是那么短短十几分钟,我一个人坐在地铁里,心变得空旷,却无法忍受这空旷,某个人的死亡开始变为一种深切的体验与破坏性进入内心,尽管之前我只是把它简单地放在那里,但一旦进入,便肆虐横行。
至今为止,不曾给自己机会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想象力丰富的时候,所有未曾见未曾知晓的都变为细节呈现出来,“未知”是足以毁灭人的力量,你所不知道的那一切,一旦有了生长空间,就像荒草蔓生的花园里长出毒藤,爬上来绞杀。
想写一篇小说,然而一切都显得太过纷繁,写了一个开头,如此难过而无力。
眼下我只能睡下,躺在宿舍狭小的床上,电风扇呼呼吹。

 

有些事情或许真的想一辈子也不会明白,即使长大,即使变老,不明白的终将不明白,只能接受,没有人可以拯救。
哀悼的工作,将由每个人各自在心里完成,所以去找人倾诉是无意义的,尽管有一些人彼此抱着号啕大哭会好过许多,但做不到,没有机会。
一个人的成长,是由许多别人的死亡堆砌而成的,渐渐地就不再陌生,变得无所谓,这些都是自我保护的机制。此时此刻觉得自己还是那么小,对周围的一切无能为力,对那些色彩鲜明,轮廓清晰的悲伤和愤怒,无能为力。
不得不写,写更多的东西,书写是一种存在方式。

 

耗子在一天天长大,毛茸茸一团,许多东西总不能知道那是否属于你,得到或者失去,大概只是不同的视角而已。
幻想自己写一封信,以及相关的一切幻想,或许是一篇科幻小说,或许不是。

愿意的话,叫我以实玛利吧。
Whatever you never own it forever.

 

02年的夏末,这两句话重新回到了这里。

晚安。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