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一个需要多次补完的坑,恳请踊跃拍砖  

2007-07-24 02:4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汨罗江上
风从江上吹过,流淌的雾气被兑浓然后冲淡,露出黛青色的水面,如水银般泛起细碎粘稠的波纹。
这是一个阴霾而寂静的上午,水波携卷着苇草摇曳的声响在四周起伏荡漾,偶尔有一声凄厉的鸟鸣滑过水面。柏羊抱着肩头独自立在潮湿的寒风中,禁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一叶窄窄的乌篷小船从雾中滑来,却不见人撑篙,无声无息地停靠在岸边。一个低沉中略带沙哑的声音从竹帘后飘出,缥缈得几乎要散在雾里。
“考生HP2047-9?”
柏羊抵住牙关间的颤栗,点头答道:“是我。”
竹帘缓缓升起一角,柏羊低头跳进船,温暖的茶香便扑面而来,拳头大小的茶壶正在炉上腾起袅袅的白气,旁边低头沏茶的女子白衣长发,动作优美娴熟得仿佛古卷上的仕女。
“不是说五月么,还是这么冷?”柏羊略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坐下,两手轮番摩擦着胳膊,“这衣服看着厚,一点不暖和。”
女子抬头看他一眼,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指尖将斟满的茶杯推到他面前。
“这是……”柏羊疑惑地盯着粗瓷杯中几片尚在上下翻腾的褐色草叶,小心翼翼地问。
“茶是玉笥山上的新茶,水是汨罗江水,将就用吧。”
柏羊犹豫半晌,伸手接过杯子,却只在嘴边作势蹭过几下,便毕恭毕敬地放回桌上说道:“这东西我第一次见,原来是这样子的,样子怪是怪了点,味道还行。”
白衣女子只是专心吹着杯中茶沫,慢慢抿过一口后,才抬眼看着他说:
“考生HP2047-9。”
柏羊一愣:“是!”
“我是本次的监考官,从现在开始直到考试结束,你的一切言行将被我纪录在案并酌情写进报告中,而这份报告将对你本次考试的结果起决定性影响,现在请注意听我个人对你的几点忠告。”
柏羊连连点头:“您说您说。”
“第一,这不是模拟练习,你我周围的一切都是真实历史情境,并符合该情境下事件发展的自然流程。你所身处的时代历法与节气都与后来不同,所以不要为冷热抱怨。”
柏羊额角冒出冷汗,一时说不出话来。
“第二,你所要接触的角色都是真人而非NPC,每次任务结束后,无论结果如何,都只能跳回时间轴的起点重新来过,每次所用的时间长度相加累计为本次考试的最终用时,所以机会并不是无限的,请谨慎行事。”
“这个我知道。”柏羊喃喃道,“只是……”
“第三,心理历史学执照考试的历次平均通过率为千分之零点五,而最后这一门任务实践对于通过了前面考试的考生来说,也只有百分之七的通过率。”
“通不过这百分之七,我前面几个月就白忙活了,是这意思吧。”柏羊叹口气。
“顺便说一句。”白衣女子端丽的脸上仍没有一丝表情,“对于你所抽中的这一情境,至今为止的通过纪录为零。”
“太狠了吧……”柏羊满面萧索,望着窗外雾气缭绕的水面幽幽叹道,“话说回来,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前面是刀山是火海都得硬闯,不然怎么对得住总部多年栽培。”
白衣女子不再说话,泼了杯中冷却的残茶又换上新的,一个人慢慢品起来,柏羊歪坐在一边,百无聊赖地数自己衣带上的针脚,冰冷的水声在四周起伏荡漾。数到四十八时,却依稀有渺渺的歌声从远处传来。
“是他么?”柏羊抬头向外望去,江上雾气越发浓重,几乎看不到岸边。
女子点点头:“当然,你准备好了么?”
“怎么样才算准备好了啊……”柏羊挠挠头苦笑一声,“临走前能不能允许我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浔箐,编号G-56。”
“果然是传说中的四大金牌杀手……”柏羊又叹一口气,“看你喝茶的样子,真是一点都对不上号。”
G-56皱了皱眉头:“还不出发?”
“这就走。”柏羊掀起船舱口的竹帘,又回头笑着问一句:“照惯例,不是还应该有句祝福的么?”
G-56嘴角颤了一下,两根手指抵在他眉心,轻声念道:“祝好运,哈里·谢顿与你同在。”
柏羊跟着默念一遍,转身出了船舱。
慷慨的歌声在雾中穿行,隐约间,那高大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