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天的茄子园

 
 
 

日志

 
 

导演课作业1号  

2006-10-18 01:08:14|  分类: 影音声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影声色中的人生

                    ——论皮影戏在《活着》中的作用


    看过电影《活着》,恐怕很难不对其中的皮影戏产生深刻印象,热爱甘陕文化的张艺谋,这次同样特意找寻了这样一种意味深长的艺术形式来建构和补充余华的故事,从小说到电影,删改处众多,最为华彩的还是影片中一幕幕声色光影以及围绕贯穿周围的人情百态。

与小说的结构功能所不同的是,在一部电影中,往往需要一个两个被反复强调的“核心道具”,这个道具往往身兼多重功效,它是视觉化的,是与主人公命运相关的,是在故事发展中其内涵一次又一次升华,并且意味深长,具有象征色彩的,在每部影片中反复出现的道具,其意义和作用或有不同,而影片的任务之一就是从头到尾一次又一次渲染这样一个核心道具,赋予它更多相互关联的情绪和情节因素,从而令大部分观众在看完电影许久之后,依然能印象深刻地回忆起这个道具以及围绕在它周围的光影梦幻,《红高粱》中随风起伏的高粱地,《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灯笼。

在我看来,这部影片中皮影戏的巧妙融入,正是为了这样一个核心道具的出现,具体而言,我们可以把皮影戏在影片中的作用概括为以下四点。

 

视听因素

作为摄影师出身的导演,对每部影片中视听语言的把握都是颇为用心的,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可以对比发现许多颇为巧妙的改动,农田变成了狭窄街道中的深宅大院,地主变成了城镇中的纨绔子弟,并不是因为农村题材无法驾驭,或许更多是因为在青砖白瓦,悠长的巷道,狭窄变化的天光,以及在这样被层层分隔的空间中来往活动的芸芸众生,无论从构图还是意境上,都更具有表现和发挥的空间吧。同样,皮影戏的从无到有,一出场就给观众留下了强烈的感官冲击,浓艳的色泽,昏黄的光线,苍老的艺人,以及古朴苍凉的秦腔,自始至终都吸引着观众的眼睛和耳朵,特别是葛优出场一开口,所有观众首先得到一种视听上的极大刺激和惊喜,并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种心理期待,使得每一幕影戏出现时都显得异常浓墨重彩。

皮影作为一种古老而生动的戏剧,是有声有色,有光有影的,同时对于现代观众来说,又是疏离而具有新鲜感的,玩弄民俗一向是导演张艺谋所热爱并擅长的,在这部影片中他多少也做了虚构和嫁接,把原汁原味的陕西华县皮影戏移植到悠长昏黄的徽派建筑中,具有一种微妙的设计美感。从一开始,皮影戏班子就用干哑凄厉的秦腔在灯红酒绿的赌馆里吼出了苍凉,吼出了不和谐,并渲染出一种宿命的悲凉。

当福贵一行人背上皮影箱子走在摇曳萎黄的荒草中时,当他们在战场上围着火堆为那些饥寒交迫的战士演出时,当福贵重新搭起摊子,坐在简陋的炼钢炉旁边演出时,每一幅画面都是在影幕上的戏,影幕后唱戏的人,以及周围的环境中反复切换,每一幕戏都是影片中影音最为华彩,情感最为激昂的片断,观众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从影戏中得到视听的享受,并因此留下深刻印象。

 

情节因素

作为一部电影,情节的脉络关联往往对观众而言有着十分基本的作用,一个读者可以用几天甚至更长时间,去慢慢阅读一部时间线凌乱而散漫的小说,去体验其中意识流动的慵懒,然而在一部100分钟的电影中,线索必须是清晰而凝练的,否则就会令大量观众感到冗长晦涩。

在这部影片中,导演不仅去掉了作为事件讲述者的当事人,避免了大量时空切换而带来的麻烦,更把一些事件和人物加以精简,浓缩为三个时代中发生的一些相互关联的事件,增加了叙事的力度和表现力,更微妙的是,在整个故事发展的过程中,皮影戏被设置成一个重要线索,在主人公漫长波折的一生中每个重大转折点,皮影戏都起到了扭转乾坤或者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们可以看一下,在这些重大转折中,皮影戏分别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福贵败家,纨绔子弟,沉迷于声色犬马,皮影戏是他糜烂堕落生活的象征;

败家之后,龙二出手救穷,皮影戏是洗心革面,走向新生活的契机;

四处奔走攒钱,最后在一次买艺的过程中被抓了壮丁(被抓的情节设计得极有戏剧性);

在战场上,死死保住箱子仓皇逃命,表现福贵回家的决心,以及他人性中执拗诚信的一面;

被俘虏,因为皮影戏应征入伍,最后得以带着证明复员回家(甚至为将来打下了伏笔);

大炼钢铁中,皮影道具险些被毁,福贵想要设法挽救,最后终于耍了小花招,继续用他的老手艺为新的运动服务(在这段情节中,还安排下了福贵与儿子之间的矛盾,也是因为皮影);

文革中,皮影被破四旧,终于一把火慢慢烧掉(此时,观众已经对这件道具产生了留恋与不舍,希望能够再次保全,而福贵的态度则是平静接受的,形成了一种情绪上的反差);

从儿女的坟上回来,福贵重又拿出装皮影的箱子,给馒头装小鸡,陈旧的容器盛放了新的生命,更是新的希望。这个情节安排得略有些刻意,升华主题的作用一目了然,效果依然是意味深长的。

在一部电影中,同一件道具的作用数次发生转折,而并不令人感到生硬,可谓匠心独具,巧妙动人,同时,主人公对于皮影戏的情感也一直在发生着变化和升华。这种精心设计的安排,一方面增加了故事情节的戏剧性,令主人公一生都与皮影戏结下不解之缘,另一方面,也使得这样一件道具上积累了一层又一层含义,融进了一个又一个故事,将整部影片的情节与情绪很好地串联起来,并最后达到一种高度的统一。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